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诸天谍影最新章节!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不行!”

    狂徒一口否决了老司机的建议。

    他不在乎克隆体的死活,否则也不会将克隆体改造成生化大军,舔食者暴君还有最可怕的幽能虫,哪一样不比女装可怕得多?

    狂徒在乎的是,风格。

    战狂的风格是全家捅,霸气外露,偶尔为了利益,牺牲一两位成员,是能屈能伸的表现。

    男人就要能屈能伸,轮回者更要变通。

    但变成全家被捅,那就接受不了了。

    不过狂徒也没有一言堂,而是给予了分析和新的办法:“有月关在一边冷眼旁观,有未知敌人暗中窥视,单靠女色诱惑掌控剑晨,已经变得不现实,我的克隆人应该肩负起新的作用。”

    老司机问道:“什么作用?”

    狂徒道:“打击剑晨,把你们俩从他身边抢走!”

    “从来没有在一起过,谈何抢走?”

    黑鸟欲言又止,但老司机却是眼睛一亮,拍手道:“妙啊!”

    一味的奉承讨好,只会视作理所当然,唯有大喜大悲,跌宕起伏,才是掌控的不二法门。

    将剑晨从男主角变成苦主,后续展开,更能峰回路转。

    老司机马上就想到:“现在剑界开启,剑晨一旦心绪大起大落,可以引导玄阴十二剑入体,到时候剑晨为祸天下,我们再加以阻止拯救,无名的好感度还不是妥妥的?”

    狂徒点头:“很好!”

    两人合计片刻,马上决定实施计划。

    “人选定了吗?”

    “老K已经让幽灵特工散布开来,有两人来到附近百里,一个小时之内,他们就可以赶来!”

    数日之前,老K就派出了二十名幽灵特工,这些幽灵特工都是狂徒的克隆体,行动能力极强,如今已经有两位追赶上来,在老司机的幽能指引下,很快出现。

    好戏上演了。

    “婷,你放心,我们马上就赶到阳昆府,找到火猴,请神医前辈为你解毒!”

    剑晨快马加鞭,眼神中透出七分执着和九分坚毅。

    沉浸在美好爱情中的少男,满柰子都是脑子……满脑子都是柰子……呸,满脑子都是心爱之人的安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别说剑晨有背景有来历,可以与权力帮商量,哪怕是并列人榜第一的步惊云和聂风,他都毫不畏惧,就算是一无所有,剑晨也不会退缩。

    然后他就一无所有了。

    啪!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凌空落下,突然砸在道上。

    剑晨一惊,立刻勒马,前蹄悬空。

    他人在马背上,目光如电,已是发现,那人头正是之前酷似第三猪皇的矮胖老者。

    当时奈何不得的恶贼,此刻双目空洞,死不瞑目。

    “是谁杀了他?”

    “那名字很长的毒丹解药呢?”

    剑晨又喜又惊,正要询问,忽觉一阵风刮过,一道身影足不沾地,飘了过来。

    瞬息之间,就来到了人头的边上,一条腿笔直撑在地上,另一条腿呈直角弯曲,唰的一下展开一柄折扇,噗噗噗扇了起来。

    剑晨愣住。

    主要是来者长相普通,气质古怪,头发稀疏,双眼下有着黑黑的卧蚕,乍一看上去,有些像凌云窟里那些魔器员,二十五岁时就这模样,现在穿上劲装,扇着扇子,装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很是违和。

    人不可貌相,剑晨出身名门大派,很快把异色收起,抱拳一礼:“在下剑宗剑晨,见过少侠,不知少侠高姓大名?这恶贼可是你所杀?”

    来者打量了一下剑晨,撇了撇嘴:“当然是我杀的,不然指望某些只会依仗师门的废物吗?”

    剑晨脸色一变,这已不是指桑骂槐,而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忍不住喝道:“你我素不相识,为何恶语相向?”

    下一刻,他明白了,来者冷哼一声,目光跃过,打量着后面的白婷婷,露出温柔之色:“婷婷,以前你对我爱理不理,一见到我就吐,今日我为你报仇雪恨,还找来了解药,你能跟我走了吗?”

    原来是情敌!

    剑晨本来并不担心,因为白婷婷明显是向着自己的,每次自己一靠近她,她就毒发呕吐,起初他不明白,后来建刚告诉他,是因为这种剧毒有一味材料叫做情花,中毒之人不能情绪翻腾。

    剑晨明白了,每每看到白婷婷呕吐,虽然很心疼,也是暗暗高兴的。

    这说明她对自己情根深种。

    所以他信心十足。

    可来者竟说白婷婷以前也会呕吐,这毒不是新中的吗,怎么会?

    而下一刻,白婷婷如黑鸟投林,嘭的一声砸入来者的怀抱:“我的毒,终于有救了!对不起,以前我不知道你的厉害,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两人抱在一起。

    剑晨:(◎_◎;)

    白婷婷依偎在来者怀里,满满是解脱之色,然后转过身,看了过来,敷衍之色溢于言表:“剑晨,你是一个好人,但我已经找到了更合适我的归宿,我们就此别过吧!”

    剑晨:(((φ(◎ロ◎;)φ)))

    眼见着白婷婷真的要走,剑晨终于如梦初醒,嘶吼道:“婷,你真的就为了这个解药离开我?”

    白婷婷头也不回,语气冷漠:“我还年轻,不想死。”

    剑晨心如刀绞,不忍心骂婷婷,唯有对着来者无能狂怒:“你是谁,可敢报上名来?”

    那人刚要回答,白婷婷拦住:“别说,他是剑宗弟子,与天剑有关,未来可能会报复你,我们快走吧!”

    当两道身影消失在天边,剑晨捂住胸口。

    你居然如此冷酷如此无情毫不无理取闹?

    我这些日子以来,对你那么好那么好的啊!

    所幸就在这时,一道英气勃勃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晨大哥,你没事吧?”

    剑晨转过头,看着李建刚那张英姿飒爽的关切脸庞,心中终于浮现出温暖:“刚,我没事!”

    李建刚低声道:“你不要伤心了,还有我陪着你呢!”

    “是的,还有你,还有你!”

    剑晨心中总算有了安慰。

    之前他也有些难以取舍,白婷婷和李建刚,他到底选谁呢?

    想全都要,又怕两女爱他爱得太深,不愿意跟别人分享,最终反目成仇,姐妹都做不成。

    现在白婷婷走了,倒是没了这方面的难以抉择。

    唉!

    也罢!也罢!就当认清楚白婷婷的真面目吧!

    进行自我安慰后,剑晨好受了很多,重新恢复镇定,至少表面如此。

    而这时,狂徒哪壶不开提哪壶:“剑晨,我们现在还去阳昆府吗?”

    剑晨心口一痛,低喝道:“不去了,我们速速去京城,劫心的下落关系到天下苍生,那才是头等大事!”

    他赶去阳昆府,正是要寻火猴,为婷婷驱毒,为此不惜与权力帮作对,现在婷婷却有了解药,直接跟别的男人跑了,自己的行为顿时变得好傻,还找个屁的火猴。

    狂徒和李建刚交换了一个隐蔽的眼神,得意非常。

    无论神医背后的轮回者是谁,想要布置陷阱让他们去跳,都是白日做梦了。

    两人又看向月关,见他端坐在马上,神情似笑非笑,好像看戏一般。

    狂徒很讨厌这种眼神,压住怒火与杀意:“让你再得意个半天,等到今夜剑晨玄阴十二剑入体,就是你变成遗物盒的时候!”

    众人改道,上了官路,目标直指京城。

    而刚刚策马奔腾了几个时辰,后方官道上疾驰来一位男子,连连发出呼喊道:“小姐,小姐!”

    众人不明就已回头,剑晨见那人的目标正是自己一行,心头突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李建刚惊呼起来:“阿大?怎么是你?”

    “小姐,可算找到你了,老爷都急得一个月没睡觉了!”

    那人大喜,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行礼:“阿大拜见小姐,老爷让小姐速速回去,不能再逃婚了啊!”

    黄尚看着这位太阿团队队长同名的名字,保持着似笑非笑,剑晨的关注点却在最后一句上,面色苍白起来:“逃婚?”

    李建刚叹了口气:“父亲还说了什么?”

    阿大道:“老爷说姑爷人品极佳,愿意等候小姐回去,从未有过催促,但我们罗家不能不懂道理,小姐还是快快回去,与姑爷拜堂成亲,入洞房后生上一窝大胖小子吧!小姐别怪我说话粗鄙,这是老爷的原话啊!”

    剑晨:(;′??Д??`)

    他看向李建刚,心如双刀割:“你有未婚夫?等等,为什么是罗家?”

    “李建刚”歉然道:“剑晨大哥,李建刚是我行走江湖时所用的名字,我其实姓罗,名玉凤!”

    剑晨觉得这个名字才是真的好听,却是心如三刀连击:“你告诉我的名字,都是假的?”

    罗玉凤道:“剑晨大哥,我要对你说一句我们家乡诚心道歉的方言,骚凹瑞,我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了,阿大,我们走吧!”

    剑晨:||Φ|(|T|Д|T|)|Φ||

    心已是千疮百孔,他还是大声呼喊:“凤!”

    罗玉凤转头,晶莹的眼药水洒落:“剑晨大哥,你是一个好人,你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姑娘的!”

    说着,她头也不回地翻身上马,与来者一起消失在地平线上。

    当离开数里之地,她摇身一变,恢复老司机的模样,同时黑鸟出现,已经恢复成变形金刚的模样,又有两名参演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