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贪欢最新章节!

    “你说的‘纠缠’,是什么意思?”背后飘来一道好听的男声。

    “字面意思。”林初戈说。

    她低头在皮包中翻找车钥匙,一不当心踩中一片小水洼,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冰冷似铁的雨水渗进高跟鞋,仿佛要在她鞋里扎根似的,一滴一滴滑向脚尖,丝袜顷刻湿透。

    莫行尧健步上前,虚揽住她的腰肢,说:“别找了,开我的车。”

    她偏头望一望他,雨夜无月,暗弱的手机荧光给他硬朗的脸庞描上一分阴郁一分凛冽,一笔一画浑然天成,黑发黑眼黑衣,似英俊的鬼魅藏匿在这幽幽暗夜。

    “把手机给我。”一句话便回到人间。

    她蹙眉:“为什么要给你?”

    他扶着她肩膀将她推到宾利前,打开车门递给她一串钥匙,哄孩子似的说:“乖,你开车,把皮包给我。”

    语气又轻又柔,她的定力霎时殆尽,把鸽灰色皮包拱手奉上。

    两人分工,一个开车,一个从包中拿出手机,点开“信息”一目十行地扫视,一溜的未储存号码发送的消息,内容固定,她的名字和一句早安;时间固定,早上八点,雷打不动。

    莫行尧摒弃涵养,对着陈之兆的号码默默翻了个白眼。

    点击清空信箱,他拿起自己的手机在联系人中翻到她的号码,发送了一条短信,一个感叹号。

    “你不记得他,为什么要给他号码?”

    林初戈没好气地说:“你的好下属柳怡然给他的。”

    他像是没有料到会牵扯上另一个人,一声不吭地放下手机。车厢内的气氛陡然沉寂下来,车内灯光暖黄,车外细雨濛濛,黑色雨刷不断地拭去挡风玻璃上的雨水。

    林初戈伸手扭开音响,甜腻的女声立即在车厢回荡:“除非你只看着我,想着我,只有我……”

    她听着歌曲,不急不缓地开腔:“莫总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然而她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

    莫行尧笑得极其温柔:“江引喜欢听。”

    那抹笑弧分外不顺眼,她忍不住腹诽,有必要笑得像朵花吗,谁不知道你跟陆江引是好兄弟。

    “莫总想让我送您回家,还是送您去陆老板的俱乐部?”林初戈绷着脸,语气平平。

    他面不改色地说:“公寓钥匙落在公司了,林总监收留我一晚吧。”

    信号灯一跳,为她眼底抹上一撇猩红,惑人而狰狞。

    她边减慢车速,边说:“我公寓太小,没有多余的房间,不如让陆老板收留莫总。”

    莫行尧说:“我以前也收留过你。”

    林初戈有些暴躁,握紧方向盘的手指关节隐隐泛白:“我送你去附近的酒店。”

    “你信不过我?”他扬扬唇,似笑非笑,“那我睡沙发。”

    这阵势是打定主意要在她家过夜么,她恨恨剜他一眼:“我家里没有男人的衣服,你能忍受洗完澡却不换衣服?”

    莫行尧闲闲道:“现在去买。”

    眼前倏地闪过宋姨悲戚的容颜,她不由得镇定起来,冷峭地问道:“莫总凭什么认为我会听从你的指示?”

    他不答,手指在膝盖上极轻地打着拍子,窗外路人三三两两经过,红灯转为绿灯,汽车又开始前进。

    安静良久,久到她以为他放弃了,忽听他说:“凭你爱我。”

    他底气不足,翕唇动作微不可察,声音极轻,几乎被歌声掩盖。

    “你……”林初戈停顿数秒,也不否认,坦然道,“是,我爱你,只是爱而已。”

    她的爱不像旁人的那般伟大,他别指望她会因爱而退让,自备公寓当他的疗养房,他想来便来,想走就走,嫌生活平淡没刺激时就去喝花酒,寂寞劳累要人安慰时便供他驻留。

    他休想。她的爱情就应当如最醇最烈的酒,遇火即燃,不能掺杂一丁点水分和杂质。

    他轻笑出声,难掩高兴:“爱就足够。”

    她将他的笑声理解为得意,她对他念念不忘余情未了,无形中长了他的威风。

    林初戈冷笑道:“我不是宋姨。”

    莫行尧满不在意地抬抬眉:“我也不是章总。”

    她半信半疑地瞥他一眼,调转视线集中精神开车。

    心绪难以遏制地飘忽不定,她母亲一生咒骂着男人,却到死都离不开男人。人生中父亲虽缺席,但她自认足够了解雄性生物,形形色-色的男人都见识过,无一人逃得脱醇酒美人的陷阱。她吃过“穷”的苦头,并非从未动摇过。

    可她害怕,害怕为了金钱而丧失尊严,丧失生存的本领。年轻时无限风光,色衰时沦为廉价的货腰娘,张嘴污言秽语,一件小事不遂意就在地上打滚撒泼,头发衣服满是泥土,肮脏又滑稽。她不愿变成这样的女人。

    她的睫毛乌黑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