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金主最新章节!

    蒋叶儿被分手的事,很快传到专案组的顺风耳里。

    她从学校到清吧,再到柏文睿办公区,最后红着眼睛回家,小警员看得真切,怎会不通知给丁皓大队长。

    跟案件没太大关系的事,都会是小警员们饭后茶余的八卦。

    警员也是人,有人类添油加醋的共性,传到丁皓耳里时,已经把蒋叶儿的惨状加了好几个加号。

    丁皓他们五个人如同双胞胎,几乎除去晚上睡觉的时间,至少十二个小时不分离,丁皓得到蒋叶儿的最新感情进展,专案组的其余四人自然立即知晓。

    施俊听闻蒋叶儿买醉哭得眼睛红肿,失神落魄走路打晃时,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手上一只铅笔,“啪”地一声,被折成两半,摔到桌子上,抱着肩膀,冷面不语。

    天色已晚,临时作战指挥室未开空调,渐变阴冷,施俊的冷气场又降,冷得范凡一个哆嗦。

    “怎么,太久不动手,想揍人了?”郑洁捡走被施俊掰折的铅笔,扔到纸筒里,提醒道:“不在时机的打人,小心被投诉。”

    郑洁的话提醒了施俊,施俊缓缓吁出一口浊气,淡道:“我明白。”

    赵元尚且善良,在这个时候分析着柏文睿的行为,还为他找寻推脱理由,“你们说,柏文睿有没有可能是察觉到叶子可能有危险,有意疏离的?我们都知道凶手把事推到叶子身上无非就两个原因,一是叶子喜欢柏文睿,二是叶子本身和凶手有关,而两名死者都和柏文睿有关,几乎可以排除第二个可能性,所以终究还是因为叶子和柏文睿的关系。”

    “我就不理解了,喜欢柏文睿的女人铁定排成排,为什么凶手非要把嫌疑往叶子身上引呢?”范凡听到蒋叶儿哭,表情也不善,本就因为在国外游了一圈被晒黑,到现在简直脸更黑,“他有病吧,非得紧抓着咱们叶子不放?变态,凶手肯定心理不正常,绝对的。”

    “赵元说的也不是没道理。”郑洁总是十分冷静,绕着会议桌边缓慢移步,这有助于她思考,“柏文睿和杨娜在休息室里究竟谈了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可以暂时假设杨娜对柏文睿有过警告,那么就可以通过叶子现在的情形,反假设柏文睿可能是为了叶子的安全这样做。”

    “不可能。”施俊这时面无表情开口,“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会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此人是柏文睿,我们都知道他的性格特点,其中自负最明显。如果柏文睿真对叶子动心,以他的为人,会有自信保护好叶子的安全,亲自贴身保护,而不是把她推开。像第一次他向我们提出能够保证叶子安全时,找来的人却是他妹妹秦巧,秦巧一直是他关于女人的废物回收站,这个我们也心知肚明,足以证明柏文睿对叶子不是真心。”

    “所以是玩玩而已咯?”范凡抓住关键词,“但这不符合柏文睿的处事风格,近年来追他的女人不少,但他却都只是面上逢场作戏,不会真碰,但叶子怎么就例外了?还是说柏文睿对咱家叶子本来有点动心的,结果发生什么事,突然决定要对叶子耍狠的?什么事儿,叶子有什么秘密?”

    “对!”丁皓猛地一拍桌子,“施俊你是不是说过叶子前男友跟柏文睿长得像来着,是不是柏文睿知道了,一气之下就把叶子给玩了的?对,那男的叫什么来着?当时叶子因为什么跟他分手的?”

    “贺东。”施俊眯起眼,似是联想到了什么事情,面容冷峻,语带肯定,“吕容和丁泽天案,我们应该从贺东入手。”

    专案组几人的眼睛顿时变亮,终于有了突破口?!

    郑洁在电脑上输入贺东的名字,进行搜索。

    片刻后,转过身来,徐声反问:“你是说,有可能贺东回来了?”

    蒋叶儿情绪不稳,范晓不曾离开,始终陪着她,晚上睡在她那里,早上下楼给她买早点,闺蜜做得十分称职。

    前一晚八点的时候,她接到徒弟电话,说十月份任务没完成,奖金泡汤,销冠没拿上,还是倒数,总经理可能要找她单聊,叫她第二天早上一定要到。

    近一年来,范晓带的团队拿销冠是常事,即使拿不到销冠,也会名列前茅,不会倒数,这次可真是栽了,压力剧增。

    范晓给小年轻们定的规矩是月初十天随便积累积累客户就行,怎样放松都可以,月中十天给他们每个人制定指标,必须独立完成,而月末十天的压力都留给自己,争取徒弟每次见客户她都跟着,用她那张嘴和销售技巧搞定客户。

    所有干销售的都知道,月末最后一天是逼单能逼出奇迹的一天,努努力,扭转乾坤是经常事。

    而范晓把这最后一天的时间都给了蒋叶儿,才导致她工作上的失利。

    尤其接下来的一个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