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你相信吗最新章节!

    程亦嘉在沙发上窝了一会儿后,觉得脚已经不痛了,便赤着脚跑到门口的鞋柜处,翻出了之前自己穿过的拖鞋,套在脚上。

    她望着脚上的拖鞋,沉思片刻,立即转身上楼,上楼前,她还故意把楼下的所有灯都关掉。

    来到自己的房间,拉开门进去,发现屋里竟然没开灯。她伸手摸到开关,灯光亮起,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完全超过她想象的画面。

    房间里的所有家具都被白布遮盖,白布上落满了灰尘,看着好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进来过。她走到梳妆台前,迟疑几秒钟后,果断地扯下了覆盖在上面的白布。

    梳妆台上还放着她走之前用的化妆品。

    甚至那些化妆品,连摆放的位置都没变。

    程亦嘉感到不可思议。

    丁宓之这个人挺爱干净的,说得严重一点,就是他有点儿洁癖。但凡别人用过的东西,他是从来都不会碰的。他在家里有个专门的洗手间,哪怕是他十天半个月不来一次,那个洗手间也是不允许别人用的。程亦嘉曾经好奇地走进去一次,发现也就是个普通的洗手间。她虽然好几次推门进去,想试着在里面洗个澡什么的,看看能不能让自己变漂亮一点。不过最后她还是尊重了丁宓之。

    丁宓之在某些方面的洁癖,可以说是近乎变态。

    在程亦嘉和他接触到两年中,她从来没有发现,是真的从来没有发现他和哪个女人有染,包括她自己。

    程亦嘉并没有接触过很多洁癖的人,所以也不清楚洁癖成丁宓之这样算哪个程度。

    她为了挑战丁宓之的壁垒有多厚,好几次在他来的时候故意穿着低胸的裙子,或者是超短的睡衣,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但是丁宓之对她的任何引诱行为都置若罔闻,好像他的眼里根本看不到自己一样。

    这让程亦嘉十分受挫,以至于她一度以为自己丑得不行。

    后来她穿着这样的衣服,在门口站了二十分钟,心想长我这样的,真的没有回头率吗?

    她觉得不可能,毕竟她穿得一本正经的时候,走在大街上都有回头率,更何况是现在这样“

    事实证明,不是她的问题,门前路过的那些男士无一不频频回头看她。

    程亦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她沉寂在我其实很美的幻想中时,丁宓之将她拽进屋里。

    “你干什么?”丁宓之一脸嫌弃地打量着她,似乎对她这身黑色蕾丝低空短裙很厌恶,“站门口买肉?”

    他的这句话,瞬间就把程亦嘉刚才积攒的满足感给击散。

    程亦嘉微微挺胸,垂下手臂,手指轻轻敲着裸露出来的修长大白腿,思考着如何措辞才最合适。

    “我这叫性感,你懂不懂?”她用鼻子轻哼一声,嘲笑丁宓之,“你居然管这叫买肉?说话真是够难听的,怪不得丁语婧会你是妹妹。”

    丁宓之再次将她从上到下都看了一遍,“有区别?”

    “当然不一样!”程亦嘉恨不得跟丁宓之上堂语文课,可惜她想当语文老师,丁宓之却不想当她的学生。

    丁宓之拿起一条大毛巾,丢在她身上,提醒她:“你下回洗完澡后干脆别穿衣服,直接裹着毛巾在屋里晃悠。”

    程亦嘉眼睛一亮,心想,难不成丁宓之洁癖到了所有东西他使用的时候,必须是刚出水的?

    在看到她露出惊喜表情的时候,丁宓之微微蹙额。

    不过,晚上洗完澡,程亦嘉终究是没有勇气什么都不穿站到丁宓之面前。她在里面穿上了低胸紧身的短礼服,然后再裹上浴巾,赤着脚踢开丁宓之的房门。

    丁宓之当时正和谁打电话,看到她进来,不悦地说:“你不懂敲门?”

    程亦嘉的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对他抛了个媚眼,“这个时候敲门煞风景。”

    丁宓之对电话里说一声:“先这样,明天早上把汇总交给我。”

    他关掉电话后,有些哭笑不得地走到程亦嘉面前,“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你之前让我裹着浴巾在你面前晃悠的?”程亦嘉坏笑,“丁宓之,你不会是怕我以后会缠着你吧?”

    见丁宓之不说话,她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好了,爱钱的人都特别好打发。”

    “所以呢?”

    “所以你没必要有后顾之忧。”程亦嘉低头往他下面望去,脸色浮起一层小小的失望,“你……你真的没反应吗?正常男人不应该是这样的吧……”

    丁宓之眉头紧锁,瞪着她,说:“神经病,出去。”

    程亦嘉很受挫,扯掉浴巾,忿忿不平地说:“你才是神经病。”走到门口,她忽然回头问一句,“嗨,丁宓之……你不会喜欢的是男人吧?”

    说实话,每次丁宓之出现,她都会打量他,看看他身上有没有留有别的女生的气息或者头发,结果每次都只闻到只属于他自己的独特味道。

    而且不管是哪家报道和丁宓之有关的新闻,对他的情感方面都是只字未提。唯有一次,有个小报记者无意中抓拍到丁宓之带着婚戒,于是大家都在猜测丁太太会是哪位名媛佳丽。

    很遗憾,那个所谓的丁太太就是程亦嘉她自己。

    而且,她只是个挂名的。

    综合各方便,程亦嘉怀疑,丁宓之可能是个gay,需要靠她来骗一骗他那位生病的慈母。不然,像他这样的人,不可能一个绯闻都没有。如果丁宓之不反驳,她觉得自己的猜测有可能是真的。

    哎,心都要碎成渣渣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长得出色的男人都爱上男人了?

    丁宓之给她的回应让她那天晚上彻底失眠。

    他几步就跨到程亦嘉面前,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到墙边,低头粗暴地蹂.躏她的双唇。他的眼睛凶得让程亦嘉感到害怕,她不敢多看,闭上了眼睛。

    好一会儿,丁宓之松开他,在她耳边微微吐气,声音很轻,可说得话却让程亦嘉心里凉透了。“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只是不喜欢你,懂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