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

    第17章聘礼与嫁妆

    小喇叭开始广播啦!

    “姜甜甜同志,请来大队部一趟。”声音不大,隐隐约约,但是倒是正好儿能听见的。姜甜甜仰着头听着广播的声音,动动小耳朵,问:“是不是叫我呀?”

    陈清风立刻点头,说:“是!”

    姜甜甜是个急性子,可不耽搁呢,她拉住陈清风,说:“走走走,跟我一起去看看。”

    话是这么说没错,陈清风却按住了姜甜甜的手,说:“你去吧,我就不跟你一起了。”他对她眨眨眼,说:“要是让我爹看见我又旷工,又要小扫帚耍起来了。”

    姜甜甜噗嗤一声,娇俏的调侃:“你还怕挨打吗?”

    陈清风作势想了一下,说:“怕是不怕的,但是结婚前,我得好好做个人,争取骗一骗我爹娘的好感。”

    姜甜甜没忍住,笑的更欢,她可可爱爱的说:“那为了我小风哥哥不挨打,我自己去啦。”

    她交代:“你帮我把篮筐送回猪圈哦。”

    陈清风:“好哒。”

    他摆摆手,姜甜甜笑盈盈的往大队部小跑步,春秋两季,正是老农民最忙的时候,很少有人偷懒的。姜甜甜一路从小树林跑到大队部,也没遇上几个人。她喘着气儿进了门,一眼看见杨桂花,赶紧开口:“桂花婶,我听到广播叫我哩!有什么事情吗?”

    杨桂花摆摆手,说:“甜丫头来啦,你过来坐。”

    整个丰收大队,其实也不过就是四个办公的,大队长这个主事人。再就是,陈会计这个算账的;负责妇女的杨桂花;负责治安的李向阳。

    他们四个也是正八经拿工资和工分的,至于那些小队长。虽然也担着“官职”,但也还是要实实在在的去地里干活儿的。

    当然,也不独独他们大队是这样,公社几个大队都是这么个配置。

    所以一般跟女人有关的事儿,都是杨桂花来负责,也免得其他大老爷们引来什么争议。

    杨桂花也是个做事情雷厉风行的,她直接从桌上抽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姜甜甜,说:“让你过来是领信的。”

    姜甜甜纳闷的问:“什么信?谁写来的?”

    杨桂花:“不是谁写来的,是你爹寄出去的,查无此人又退回来了。”

    姜甜甜:“哎?”

    她翻过信封,看到上面像是小学生一样的字迹。

    寄件人:前进公社丰收大队姜老二。

    收件人:海南岛三河嘴公社第二生产队葛二蛋。

    姜甜甜看着几个邮戳,惊讶的说:“两个多月前寄出去的?”

    姜甜甜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过她还没说啥,倒是有人主动解惑的。坐在杨桂花对面的李向阳说:“这封信还是我帮着姜二哥寄出去的呢。他当时病的厉害,也不知道听哪个缺德的忽悠人,说是海南岛有这么一个人,配的药顶顶好。我就劝他那些都是骗人,他总归不听。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叫病急乱投医。他也是想拼个希望。结果白白花了这邮寄的钱,从北边儿到大南边,这邮票都能买半斤肉了。你看看,到底是被人坑骗了。”

    李向阳对这事儿知道的还挺详细,又骂了两句,说:“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坏,这么骗他。”

    姜甜甜:“……”

    她名义上这个爹,似乎不怎么聪明啊!

    她看着信,说:“那么这个退回来,是不是就是没有这个人呀。”

    李向阳点了点信封上的字,说:“看,这里写着呢,查无此人。你爹就是让人给骗了。”

    姜甜甜一瞬间鼓起脸蛋儿,说:“缺德冒烟!”

    “可不是么!”

    杨桂花:“人都不在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甜丫头把信拿回去吧。”

    姜甜甜哎了一声,揣着信出门。这房子,隔音也是不怎么样了,隐约的,她似乎还能听见杨桂花和李向阳正在参谋到底是队里哪个坑骗的姜老二。

    姜甜甜除了大队部就拆开了信封,只是,她只粗略的扫了一眼,整个人的眼珠子就差点凸出来。她不可置信的停下了脚步,迫不及待的往下看了下去。

    这封信,竟然是姜老二写给姜甜甜这个闺女的。

    是的,不是给什么海南岛的葛二蛋;而是给丰收大队的姜甜甜,他自己的闺女姜甜甜。姜老二读书不多,虽然表述的不是很好的,但是还是将一切表述的相当清楚。

    首先:根本没有人给姜老二出过什么主意,彼时他身子骨已经很不好,徐翠花又死盯着他,他是完全不敢冒险对闺女交代什么的。免得徐翠花见利弃义。所以他想了这么个主意。一封信,天南海北的转一圈回来,怎么也得几个月,足够徐翠花走人。这个地址和人名,全都是姜老二瞎编的。他知道,查无此人,这封信就会退回。这样,这封信就会落在姜甜甜的手上。这封信,其实是姜老二写给姜甜甜的遗书,一份不想让其他人晓得的遗书。

    其次:姜妈妈过世后,姜老二娶了徐翠花,其实也是为了照顾女儿。他和徐翠花,那是说的清清楚楚。他们就是简单的金钱关系。徐翠花对姜甜甜算不得十全十美的好,但是也并没有打骂与亏待,活儿也都揽在了手里。可是姜老二想的很好,却不想自己没有一个好身体。不能一直照顾女儿了。他晓得,这也是因为他在,他若是不在了,徐翠花一准儿不会管姜甜甜的。他其实不怕徐翠花不管姜甜甜,他怕的是,徐翠花“管”。毕竟,她还顶着后娘的名头,想要磋磨人太容易了。所以,姜老二使了点计策,引得徐翠花自以为找到了他的所有家底儿,火急火燎的立刻和姜甜甜划清界限赶紧走了。付出二百块钱的代价,在旁人看来那是疯了,但是姜老二觉得值得。

    再次:姜老二将当年为姜甜甜将来成亲准备的一块红布一分为三。一块给了隔壁的王婶子,这是拜托她给姜甜甜介绍个对象。第二块给了猪圈的王婶子,她心直口快,但是人品不错,收了礼,一定会在活儿上照顾姜甜甜。而第三块则是给了大队长的媳妇儿胖婶,要是有个什么丁丁卯卯的,胖婶那边多吹风,大队长也会向着她。不过,姜老二也提醒姜甜甜,虽然他们收了礼,但是也不是什么都是百分之百的,这世上的事儿,大部分都是尽人事听天命。她自己心里还是要有数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姜老二给姜甜甜准备了一笔傍身钱。这笔钱,就算是徐翠花真的把徐家翻个底朝天,也是绝对不可能找到的。因为,姜老二给存在了银行!

    他将钱存在了银行。

    存折,烧了。

    照他说,没有什么比银行更适合藏钱的地方了。

    姜老二最后叮嘱姜甜甜,只要她去大队开一个死亡证明和身份证明,就可以去县里银行把他的存款取出来。这笔钱,就算结婚,也莫要告诉男人。这是给她傍身的,男人不一定靠得住,但是钱却能。

    姜甜甜认认真真的看完了这封信,觉得整个人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巨大,蘑菇云型的,疯狂冲击。

    她其实没有感受过什么父爱和母爱,不管“前世”那二位怎么互相纠缠,在她这里都是没有爱的!可是虽然一眼都没有看过这个姜爸爸,但是她却能从字里行间看出姜爸爸对女儿未来的筹谋。

    即便是弥留之际,即便是不能做很多事情,可是他依旧为女儿力所能及的处理了许多许多。

    姜甜甜终于明白:为什么徐翠花走的那么匆忙,家里都没有翻一翻。

    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没怎么看过姜甜甜,一般人家女孩子都要干活儿,她还白白净净,细皮嫩肉。因为家里外面的活儿,根本不用她做。

    原来,姜爸爸和徐翠花的婚事就不是大家想的那样。

    现在在想刚才在大队里的想法,姜甜甜真觉得啪啪打脸。

    她老爹不笨,不仅不笨,竟然还精过头了。

    姜甜甜又看了一遍这封信,咬咬唇,直接团成了团。虽然她很想把这封信留下来做纪念,但是姜甜甜也晓得,这样是不行的。要是被人看到,都是个事儿。

    她绕到村里的粪池,确定没人,将撕碎的信扬在了粪坑。

    很快的,刚才还好好的一封信,就这么消失了。

    姜甜甜没有停留,立刻离开。

    往回走的路上,姜甜甜脑子乱乱的,不过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倒是没想私房钱的事儿。反而是想着姜爸爸和姜妈妈。这个时代的姜甜甜,其实很幸福的呀。

    姜爸爸为了让她过好日子,给她存了傍身钱。

    姜妈妈为了让她过好日子,给她偷偷藏了金镯子。

    他们都很疼很疼她,尽量对她好。跟现代的爸爸妈妈一点也不一样。

    姜甜甜苦着一张小脸儿回到猪圈,陈清风竟然没有走,他正在剁猪食,干的认认真真。按理说,这些活儿都该姜甜甜来做的,但是现在陈清风却一点也不嫌弃。

    “小风哥哥。”姜甜甜轻声呢喃了一句。

    陈清风一看她的脸蛋儿,就晓得她心情不好,他立刻放下菜刀:“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他认真的看着甜甜的脸蛋儿,说:“小风哥哥给你报仇。”

    姜甜甜摇头,她抿着嘴,低声说:“我想我爹了。”

    虽然,她连姜爸爸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但是姜甜甜就是觉得心里酸酸的,她蹲了下来,委委屈屈小可怜儿样:“我家里没有旁人了。”

    陈清风立刻蹲在她面前,说:“才不是,你还有我啊!”

    他坚定的很:“你还有我,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的呀!你刚还说你最喜欢我,可不能反悔呦。”

    姜甜甜嘟嘟嘴,没说话。

    陈清风看她脸色不好看,低声问:“怎么了?大队那边是有什么事儿吗?”

    这个时候,他倒是有些后悔没有陪着姜甜甜一起去了。

    姜甜甜摇头,轻声:“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我爹原来寄出去的一封信退回来了,我想起他,就有些难受。”

    陈清风家里人丁兴旺,自然是不能十成十的体会甜甜这样落寞的心情,不过他惯是个会哄人的,拉住她的小手手,说:“我晓得你难受,你想你爹。但是人走了,就没了,我相信他若是有一点感应,一定很不希望他的小甜甜为这件事儿难受。你说对不对?”

    他拉着姜甜甜的手,轻轻的摇晃,说:“要不,我们领你去公社吧?”

    姜甜甜:“哎?”

    陈清风:“我带你去公社散心。”

    姜甜甜想到那条山路,默默的摇头,很坚定的拒绝:“不想去。”

    陈清风:“那么,我们去山里转转?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猎物。”

    姜甜甜眨巴大眼睛,问:“就算有猎物,你抓得到吗?”

    她是真心发问,不过陈清风却默默无言的望天,随后,笑眯眯说:“抓不抓到不重要,重要的是抓的过程,你开心就好。”

    姜甜甜是个实诚的姑娘啊,她真诚说:“过程在精彩,抓不到吃不到,那么就没有什么乐趣呀。”

    陈清风:“……你说的真对。”

    两个人排排坐,倒是慢慢的缓解了忧愁。反而是考虑起来,怎么才能抓到猎物了。

    其实,王嫂子也在的,她一直在猪圈里打扫,眼看着这两个人这样就简单琢磨起了打猎的事儿,不禁感慨姜甜甜真是一个小笨蛋。虽说跟这丫头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总觉得她傻乎乎的,十分单纯。以至于,王嫂子都想为她出头了。

    哦,不是想,是真的会做。

    她趴在猪圈的栏杆上,问:“小六儿啊,你们家啥时候跟甜丫头家提亲?”

    王嫂子是这么想的,陈小六整天来找甜丫头,整个村子都晓得两个人的关系,若是不早早定下来。以后一旦出点什么变故,这事儿不成了。甜丫头该怎么办呢?她可就没有什么好名声了。

    就算是现在,他们真的定了亲,陈小六这样整天腻歪在这边,也是不好看的啊!更何况,还没定亲呢。女儿家的名声,真的很重要了。

    “你家要是有心,就该早早的提亲。要不然你就别来找甜丫头。”

    陈清风和姜甜甜齐刷刷的回头,看向了王嫂子,王嫂子又说:“你也别觉得,甜丫头是一个人,就可以随随便便,该有的礼可不能少。人家甜丫头可是带着房子这样贵重的嫁妆呢。”

    这年头什么最重要,一间遮风挡雨的屋,那是顶顶重要了。

    陈清风真诚:“谢谢王嫂子提醒,我这就回家跟我爹娘商量这事儿。”

    其实,陈清风昨晚可是“一不小心偷听”了墙根的,他晓得,他爹娘其实也是着急把这事儿定下来的,但是姜甜甜没有长辈,直接找她一个小姑娘说这个事儿,总归有点不太妥当。因此十分犯难。

    不过他自己倒是觉得,这都不是事儿。

    甜甜的婚事,当然是甜甜自己来决定,没有长辈,难道还要从地下挖出来一个长辈吗?想也知道不可能。

    “甜甜,你对我们家有什么要求吗?你尽管说,我回家跟我爹娘提。”

    姜甜甜:“?”

    话题怎么突然就绕到这里了!

    她迷茫的看着陈清风,陈清风笑着戳了一下她的脸蛋儿,说:“你尽管说呀。”

    姜甜甜:“……”

    六十年代的婚姻,她该要什么?

    姜甜甜想到自己最近几天每天都吃烤地瓜,吃的肚子胀胀想放屁,她很肯定:“我想要吃的。”

    她由衷的想念白面儿大肉包。

    至于挑食不吃肥肉什么的。

    对不起,我忘记了。

    王大嫂眼看着小姑娘是真真儿不靠谱啊。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光要吃的有啥用,你嫁过去,还不是都要带过去!你得要布,做一套新衣服,体面人家,哪里能不做一身新衣服的!”

    姜甜甜一想,也对哦!

    她柜子里的衣服,都落着补丁呢。

    “再一个是钱,谁家娶媳妇儿不花钱?就算要来做私房,也是好的啊。”王婶子也不在乎陈清风在眼前儿呢,直接给姜甜甜支招:“女人家,手里得掐着点钱的,这样旁人欺负你,都要掂量一下。”

    姜甜甜长长的哦了一声,受教了。

    不过,她应该是不缺钱的,虽然还不知道她爸在银行里留了多少钱,但是就冲着他拿出二百“巨款”打发徐翠花,就可以料想,银行肯定更多的。

    她说:“我不想要钱。”

    她自己有的呀,而且,她可机灵了。钱虽然很重要,但是她又没有票。要的再多,她也不敢去传说中的黑市冒险。

    哎呦,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她不成。

    相比于其他的穿越女重生女,姜甜甜觉得自己就是个小怂货。

    而且哦,她拿了钱,人人都知道她有钱,才不好呢!她爹都懂的藏着钱,低调再低调,她干嘛要高调呀。这种时候,太高调就是自己找死啊!她倒是不如来点实实在在的东西。

    姜甜甜觉得,自己又聪明了。

    她很肯定的说:“我不要钱,要钱我也没地儿花。我想要一双新鞋。”

    她只有一双布鞋,剩下的两双都是草鞋,不喜欢!

    冷不丁的,她又想起来,赶紧说:“我还想要一个新背心。”

    王大嫂:“……”

    陈清风:“……”嘤嘤,脸红。

    姜甜甜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她脆生生的:“我不怕跟婆婆一起住哦!”

    王大嫂:“!”

    陈清风:“!”

    姜甜甜又豪爽的说:“我的房子,作为嫁妆,送给你们家了!”

    王大嫂反应过来:“甜丫头,你疯了!可不能胡说!”

    姜甜甜笑眯眯,摇头:“才没呢,我没胡说。”

    她娇俏的说:“您不懂。”

    她勾勾小手指,对陈清风说:“你来,我们说一句悄悄话。”

    陈清风很快的凑上前,姜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