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

    第58章羊肉锅子

    姜甜甜的性格比较开朗,凡事儿也不觉得忧愁,虽然知晓原本的恶毒男配出现了,但是她心里并不格外的担心。

    就算是不相信原著女主光环,姜甜甜接触了苏小麦这么久,也晓得苏小麦的为人,她觉得苏小麦是不会吃亏的!苏小麦不会吃亏,陈家就不会走上原本的老路。

    只不过,因为苏小麦今天的表现太过反常,姜甜甜倒是不知道,苏小麦该是怎么解释。

    毕竟,是个人都能看出她的不对劲儿。

    他们都能看出,更不要说是枕边人陈清北。

    不过,苏小麦去叫完了人帮忙,倒是很快的回来做午饭了,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平静,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呢。

    姜甜甜已经饿了,跟着苏小麦,在她身边打下手儿。

    他们做好了午饭,正准备吃饭,就看到陈清北回来了,因为是车祸的关系,他身上蹭了一些血迹。苏小麦微微蹙眉,不过还是说:“等一下你把衣服脱了给我,我帮你洗一洗。”

    陈清北嗯了一声,看着桌上的鱼汤,他乐呵呵的说:“我回来的倒是刚刚好。”

    陈清风:“你是踩着点吧?”

    陈清北挑眉:“不行吗?反正都是我媳妇儿做的。”

    他低头呼噜呼噜的就喝了一碗,说:“真暖。”

    苏小麦自己又成了一碗鱼汤,她没有上炕,反而是站在炕沿边儿,倒是也正好就着桌子:“人怎么样?”

    陈清北倒是挺诧异他媳妇儿主动问,不过仍是说:“我也不清楚,人还在紧急抢救,我先走了。”

    要不然,也不会是这个时间回来,他放下碗,问:“你认识他么?”

    夫妻二人聚少离多,陈清北觉得,这次回来苏小麦的变化很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倒是有些慌乱的。他其实很怕,苏小麦有一天会离开他。

    苏小麦点头:“认得。”

    她歪歪头,说:“我认得他,他不认得我。”

    苏小麦平静的很,天知道她用了多少时间告诉自己要平复,要徐徐图之。虽然现在搞死他的机会很好。但是,陈清北会失望。虽然她知道这是血海深仇,可是陈清北不知道。

    对陈清北来说,一切都不存在。

    只有她,重来一次。

    苏小麦:“我春天的时候不是在县里卖过东西吗?我见过这个人的。这人跟戈薇会的那个头目是一伙儿的,带人抄家,陷害无辜,十分卑鄙。这样的人,救他就是害了更多的人。”

    他们县戈薇会的领导,是这位的表哥,两个人关系很好。当年就是他帮着那个该死的男人来害他们家。

    所以,苏小麦这么说,是不担心被拆穿的。

    饭桌上的几个人都沉默许多,好半天,陈清北说:“原来是因为这个。那些人,确实很过分。”

    对戈薇会的人,大多数人都是心存厌恶的,就连陈清北也不例外。虽然他们是不同的体系,但是他们偶尔也会遇到这样的人。更是见多了这样的人颠倒黑白,作威作福。

    他叹息一声,说:“不救人,我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救了人,又懊恼自己所救非人。”

    “我知道你的为人,所以我没有阻拦你了。但是,清北,你好生想一想,有没有什么遗漏。这人不是好人,我就怕你救了他,也会惹来麻烦。”

    姜甜甜在一旁点头附和:“对的呀,东郭先生与狼。”

    陈清北倒是不含糊,立刻仔细思考起来:“我们一行人把他送到了公社的医院,但是因为太匆忙,我们都没带钱,大队长就去了公社,过来几个公社的领导处理这件事儿。这不是正好有他的工作证明吗?倒是也不担心他赖账。我走的时候,医院那边还在抢救,还没有个结果。不过他们的车子不是翻在咱们村口吗?公社也怕车子扔在这儿有人手贱,所以就安排人保组赶紧过来查看一下现场,然后处理一下车子,我主动提出给他们带路,就正好一起回来了。”

    要不是来回有车坐,他哪里这么快。

    “应该没有什么人为的因素,就是这段日子雪大,路况不好,他们才翻了车。”

    苏小麦:“这种祸害,天怎么不赶紧收了他呢。”

    姜甜甜:“就是就是。”

    陈清风笑着揉了一把姜甜甜的头,说:“你少在这儿跟着瞎掺和。”

    姜甜甜对他瞪眼睛:“怎么就是瞎掺和。”

    眼看两个人又要耍花腔,陈清北迟疑了一下,说:“小麦,你三姐……”

    苏小麦:“她怎么了?”

    她跟苏家的人都没有什么情谊,跟几个姐姐也是如此。她娘那人给人洗脑的功力真是太厉害了,从小到大,都告诉他们该是如何的为苏家好,该是如何的帮衬苏家。所以她的几个姐姐,是恨不能掏出自己的心,敲出自己的骨髓奉献苏家。他们不仅仅自己奉献,还希望被人也如此。上一辈子,她是体会的淋漓尽致的。所以这一世,她一早跟他们闹翻,彻底掐断了这层关系,不管如何,她是一点也不想跟他们还念及一点姐妹亲情的。

    “我三姐怎么了?”苏小麦又问了一句。

    陈清北说:“她也在医院,她被她男人打小产了。已经在医院住了两天了。”

    苏小麦:“不关我的事儿,以后你知道他们的事儿也不用帮忙。”

    不是苏小麦心狠,而是前世的记忆,太过刻骨铭心了。

    一方因为她家破人亡,另外一方处处想着出卖她,只要是个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她憎恨自己遇人不淑招来饿狼,但是更恨自己的亲人就那样一次次的出卖自己,逼迫自己,让她无路可走。

    苏小麦:“清北,我把话撂在这里,有些人,你帮她一万次也是没有用的。她的骨子里就是不值得相帮的。所以,苏家人,任何跟苏家有关的人,我都不希望你接触。”

    她认真:“我恨他们。”

    陈清北最晓得苏小麦是多么的善良和温柔,能把一个人磨成这个样子,可见苏家人到底是做了多少过分的事情。

    他握住了苏小麦的手,坚定:“我都听你的。”

    苏小麦笑了出来。

    陈清风和姜甜甜两个人贼兮兮的看着兄嫂,见他们原本还脸色难看,现在倒是缓和了下来,又柔情蜜意起来。也放下心来。

    陈清风:“甜甜快吃菜,趁着他们说那些有的没的,咱们把好菜先吃掉。”

    姜甜甜眼睛弯弯,嘴角翘翘:“好的呀。”

    说起来,也是亏得今天大队长在村里,要不然,真是更麻烦的。但是现在倒是还好,一切有大队长处理呢。

    苏小麦知道报仇这种事儿,可能不是一蹴而就,要徐徐图之。所以倒是也冷静了下来,不仅冷静下来,还做了个麻辣兔丁呢。

    苏小麦一次次翻炒辣椒和兔肉,传来香辣扑鼻的味道。

    姜甜甜觉得,这是最深沉的诱惑。

    冬天里雪大风大,不管做什么好吃的,都会在这冰天雪地里消散,闻不到太多的味道。傍晚陈大娘他们一行人回来,看到烟囱冒烟,还念叨:“麦该是做上饭了。”

    只是,进了院子一拉开屋门,霸道的香气扑面而来。

    陈大娘一个踉跄,她堪堪扶住门,惊讶:“做肉了!”

    霸道的香气与“做肉了”三个字,简直是悦耳的不得了,一下子就让全家人喜笑颜开。

    姜甜甜原本还蹲在一边儿帮着烧火呢,听到声音,立刻起身,喜气洋洋:“娘,我五嫂做麻辣兔丁了!”

    陈大娘:“!”

    她吃惊的看着苏小麦正在下手的动作,惊讶:“你们真的抓到兔子了?”

    姜甜甜点头:“对的呀,回来的途中,五哥就抓到了兔兔。”

    她邀功的表示:“是我看到的哦。”

    陈大娘:“!”

    陈二嫂:“……”我就说,我就说六弟妹是个小福星!

    这话也多亏是腹诽,要是说出来,那么保准要被陈大娘批评的。这可是陈大娘的口头禅,咋就成了她说的呢!才不是!

    而此时,陈大娘说:“咋这么多呢?你你你、你都做了?”

    陈大娘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小麦。

    苏小麦点头:“这兔子不算肥,家里这么多人,我就都给做了。”

    陈大娘捂住心口窝儿,觉得自己真是心疼死了。

    那是一只兔,一只兔子啊!

    明明可以加一点菜吃好多顿,她就这么一次给做了,陈大娘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也太奢侈了!他们是那样可以大鱼大肉大吃二喝的人家吗?

    陈大娘幽幽的看着苏小麦。

    “麦啊,你可真下手啊!”

    苏小麦:“娘,您答应如果抓到野兔,就让我做的。”

    陈大娘:“……”

    我是答应了,但是我这不是没想到你们真的能抓到吗?

    再说,抓到了你咋把一整只兔都做了呢!

    姜甜甜眼看陈大娘心疼的要昏倒的样子,赶紧上前扶住她,说:“娘,您快进屋啊,冻坏了吧?我五嫂一下午都念叨呢!说是你们在外面,这么一小天可真是冻的透透的,得吃点辣的发发汗,要不然且难受呢!好在咱们今天猎到一只兔子,正好可以吃点肉,既能发发汗,又能补一补。运气真好呀。”

    陈大娘点了点头。

    姜甜甜又说:“你们都进屋,我给你们倒姜汤,早早就熬好了,就等你们回来呢!”

    熬好的姜汤,已经倒在了暖壶里。

    不得不说,冬天里有这么一个暖壶,真是省老了事儿了。

    “这个可熬了好久呢,保准一口下去,整个人都舒服了。”

    姜甜甜:“小风哥哥,你快帮忙啊!”

    陈清风下午没事儿,就主动帮姜甜甜抄写语录,眼看大家都回来,也把东西收了收,说:“真是,他们自己也不是没长手,让他们自己来呗?”

    姜甜甜:“外面多冷啊,刚从外面回来,手都冻木了,你还不赶紧点。”

    姜甜甜一人倒了大半碗的姜汤,说:“你们不晓得哦,今天村里出事儿了。”

    姜甜甜拉住陈大娘,一脸的八卦:“有辆车在村口翻了……”

    姜甜甜讲的也不怎么详细,不过却很快的把陈大娘他们的注意力转移了,至于说什么一只兔都做了,已经彻底不记得了。

    陈大娘:“老五帮着送去医院的?”

    “嗯嗯。”

    “不过也只是帮着送过去就回来了,那个人是戈薇会的,您晓得的,他们那些人,可不好相与。咱们家也不想占他们什么便宜。更不想跟他们多接触,谁知道都是什么人哦。”

    “对对对,那些人可不好相与。”陈大娘出门少,可是也是见过这些人作妖儿的。

    冷不丁的,就听陈四嫂“呸”了一声,她低声骂道:“那里面的人,都是披着人皮的狼。”

    她弟弟就是因为那些人出的事儿,她是恨透了那些人。

    “四嫂,你说的真的超对的。虽然我才去过县城一次,但是也看到他们耀武扬威的。特别吓人呢。”姜甜甜握住了陈四嫂的手。

    陈四嫂:“那些王八犊子,且不是个东西……”

    陈四嫂立刻开始口吐芬芳,姜甜甜频频点头:“你说的好对哦。”

    陈大娘眼看着陈四嫂越说越难听,咳嗽一声,说:“这些话在家说一说,不要出去说了,让人听见,再惹来什么麻烦!”

    陈四嫂:“我晓得的。”

    虽然怨恨那些人怨恨的不得了,但是却不敢出去说的。

    现在这个世道,且不好惹这么多麻烦。

    “对了,老五呢?”

    陈清风:“五哥先头儿在山顶设了一个陷阱,说是去看看有没有猎物,还没回来。”

    陈大娘哦了一声,说:“那啥时候能回来?”

    陈清风:“快了吧。”

    他含笑问:“你们今天在那边看的咋样了?”

    一提这个,陈家人还有点兴奋了。

    陈大娘:“你们晓得那个迟晓红吧?”

    陈清风与姜甜甜点头,他们当然知道的呀。

    陈大娘:“那个迟晓红,竟然也去剧组了。听说演黄世仁小妾的那个女的不舒服,所以剧组就想找个好看的顶上去。找来找去没合适的,这不是迟晓红也在那边看热闹吗?杨柳大队的大队长对她又不错,就主动推荐了她。天啦噜,她竟然也要成为大明星了。”

    陈二嫂:“这些城里来的人就是不行,咱们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也没多冷啊,一个个都冻病了。他们那里说是十来个人都病倒了。但是这拍戏又不能耽搁,所以就想找一些咱们当地的人顶上。你们说,这咋不是在咱们村子里呢?这好事儿,就白白便宜杨柳大队了。”

    陈三嫂:“我觉得我演那个丫头就挺好,可惜不在咱们大队,我这白白丢了机会。那个演大丫头的,还没我长得好看呢。”

    陈四嫂:“你可拉倒吧,你那个三门夹眼,就你这长相,演啥也不行啊。”

    陈三嫂:“我咋就不行了?四弟妹,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不行,难道你行?你看你那大方脸。”

    陈大娘眼看他们就要争起来了,翻白眼:“你们差不多得了哈,再得瑟今天就别吃饭。”

    大家立刻安静下来,不吃饭?那不可能的。今晚可是麻辣兔丁啊!

    那是肉啊!

    不管什么,都没有肉实在。

    吸溜一下口水,好馋啊!

    “这么看,也是一个好事儿,迟晓红该是彻底留在杨柳大队了吧?”陈清风问了起来。

    要说这个,陈大娘点头:“那估计肯定了吧?今天杨柳大队的大队长看见你爹,还说等初八一上班,就去公社办手续呢。”

    陈四哥小声嘀咕:“他还说,愿意帮我说一说,让我过去演个小角色呢!”

    陈三哥赶紧的说:“其实我也成的。”

    其实陈家几个兄弟也不是不沉稳的人,但是这事儿实在是太大了,太让人高兴了,那可是能成为电影里的人,太飘飘然了啊。

    陈会计一个眼刀飞过去,说:“你是猪脑子吗?你看他那样儿哪里是按了好心?那是成心要压我一头呢!这是拿你做筏子挤兑我呢!我告诉你们,你们有一个算一个,以后不许给我去杨柳大队。我是绝对不会让那个老东西看我笑话的!”

    陈会计的心情委实不怎么愉悦,他厉声:“听到没有!”

    家里有一个算一个,都缩了缩脑子,说:“知道了。”

    陈会计:“还是大队长想得周全,不去那杨柳大队看热闹。就知道那老东西一得意点就翘尾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还给咱们家人介绍?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