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

    第71章野山参

    这一次陈红过来,除了送小车车,还有旁的事情。

    原来,还是跟陈姐夫的厂子有关,陈姐夫他们那个厂子的李主任,升任副厂长了,所以,他又给自己在分厂的儿子调回了采购科。其实按照他的身份,也不是不能给安排到别的地方。但是当初调走那事儿吧,人人都记在心里。

    就有种,不争馒头争口气的感觉。

    李副厂长就坚定的就要让儿子去采购科,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

    这不,小李又要面临新一轮的出门采购。

    这老李有气,小李没有啊!他也觉得自己真不是这么块料。可是爹总是亲爹,只能听话了。这不是,这一次出差的地方是吉林那边的山里。要是别的地方,小李也尝试自己去,但是这吉林那边的偏远小地方,他就有点打怵了。

    谁不知道越是往北,越是彪悍啊!

    虽然他也是东北,但是他们这边总归是工业发展比较蓬勃的地方,跟那边儿的深山老林还不一样。所以没得法子,小李又想起了当年“巧舌如簧”的陈清风。

    小李调走之后虽然躲着旧相识,但是跟陈姐夫关系还是成的。这不,又求了过来。陈姐夫是知道小舅子背地里干啥的,不想耽误人家赚钱。但是这小李太惨了,他还真是没辙,只能帮着问问。

    这不,就委托了陈红过来。

    这一趟,也就是二十天到一个月吧,小李那边依旧包吃包住,出三十五。

    要说实在的,陈清风是真的觉得三十五也没有很多。

    毕竟,哥已经不是当初的哥,所以他虽然自己答应考虑,但是却没有怎么想去。

    再说,他走了,他媳妇儿怎么办?他家小七可不是他媳妇儿一个人能照顾得来的。

    不过,苏小麦倒是主动开了口,而且一语惊醒梦中人。

    “按理说,这不是我该插嘴的事儿,但是我是觉得,去一趟未尝不可。都说越是深山老林东西越多,如果能换一些人参之类的东西回来,那可是关键时候能救命的东西。”

    她笑了笑,说:“钱这东西看着是好,但是关键时刻,却不能救命的。而且,那些稀罕的野生人生是一年比一年少,过些年,更难寻了。”

    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

    陈清风和姜甜甜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他很快就答应下来那边的事情,并且回收了不少钱。

    陈大娘拿了两千给陈清风,苏小麦一千,他问姜甜甜:“咱家有多少?”

    姜甜甜:“一千一。”

    陈清风:“那也给我一千。”

    他说:“我想过了,只要有机会,我都给换成人参拿回来。我琢磨了,五嫂说的对,这东西太难得了,咱们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不抓住的话,以后可没机会去。再说了,这野生的玩意儿,可不就越来越少吗?我爹娘年纪都大了,攒一点也是好事儿。就算是咱用不上,这东西也能卖一个好价钱。”

    姜甜甜:“都听你的。”

    陈清风:“我临走也会带一些香胰子,到时候拿过去倒腾出去。”

    姜甜甜:“你可小心点。”

    陈清风:“我又不是个傻子,当然知道,你就放心吧。”

    姜甜甜往前挪了挪,伸手按住陈清风的后脑勺,与他额头抵着额头:“我跟小七,没有你不行的。你在外面,不许胡来,也更加要小心。”

    陈清风:“我晓得。”

    姜甜甜靠的更近一点。

    陈清风:“我发誓?”

    姜甜甜点头:“你发誓吧,如果你在外面做对不起我的事儿,就立刻被雷劈死。”

    陈清风似笑非笑的说:“我说媳妇儿啊,你可真是够狠的。”

    姜甜甜:“你发不发誓?”

    陈清风:“发!”

    他说:“我发誓,我要是在外面胡来,就让我被雷劈死。”

    姜甜甜心满意足:“这样还不错。”

    她又呢喃开:“不管怎么样,只要人在,比什么都强。不管遇到啥事儿,都别舍命不舍财。你们初来乍到,可得小心。有事儿也想想你还上有老下有小呢。”

    陈清风:“我知道的。”

    虽然姜甜甜絮絮叨叨的,但是陈清风觉得这声音真是软呼极了。他伸手拥住她,说:“媳妇儿,在家等我。”

    姜甜甜嗯了一声,说:“早早回来哦。”

    就这么着,陈清风就请了假,跟着小李两个人一起踏上了去吉林长白山的路,至于他的四千块钱,这倒是没有难住陈清风,陈大娘给他的内裤屁股上缝了两个兜,随身携带,隐蔽藏钱。

    姜甜甜:“……”

    这钱,真是够脏了。

    大概是感觉到亲爹离家,小奶娃小七又闹了一天小脾气,这小家伙儿,顶顶不是个乖娃娃。不过闹来闹去,似乎是知道老爹就是不能回来,小家伙儿终于偃旗息鼓了。

    不过这一次,陈清风还真是足足一个月才回来。

    他回来的时候正是傍晚,风尘仆仆的,头发乱糟糟不说,胡子拉碴,满脸黑眼圈。要不说,有些活儿虽然看着体面,但是也真的很伤身。像是他们这样二三十个小时都在火车上,身上带着东西也不敢随便休息,自然就是这个熊样了。

    姜甜甜飞奔过去,一下子扑到陈清风的怀里:“小风哥哥,我想你了!”

    陈清风拍着媳妇儿的背,说:“我也想你。”

    “以后这样的钱,咱不挣了,你说你咋弄成这个样儿了。”陈大娘真是心疼毁了。别看老太太平日里总是骂儿子,真的有事儿,心疼的也是她。

    陈清风:“哎我的娘哎,让我去,我再也不去了!这次我跟小李子一起去,也真是亏了我机灵啊。要不是我,可就出事儿了。”

    “哎?”一家人都停下了动作,齐刷刷的看着陈清风。

    陈清风拉着姜甜甜一起进了门,这才坐定了:“给点水喝呗?”

    陈四嫂赶紧倒了水:“喝点水。”

    陈清风一口灌下去,说:“我们在路上遇见劫道儿的了。”

    “卧槽!啥个来着?”

    陈清风:“我们往长白山那边走的时候,遇见劫道得了。好在我们运气好机灵逃了,后来遇见一个老猎户,这才脱险。后来在那边安顿下来之后我们才晓得,这种事儿不少。”

    “那边这么危险?”

    陈清风摇头:“不是的,跟在哪儿没有关系,全国各地都一样。那些跑车的最清楚了,就那荒芜的地儿,经常有人劫道儿。他们开车拉货的都且得小心着。路上是万万不敢大意。我们这次也是凑巧遇到这个事儿。”

    不管怎么说,都是危险的,姜甜甜嘀咕:“再也不去了呀。”

    陈清风:“嗯,不去!”

    他拖着麻袋,说:“娘这是我带回来的,这袋子是榛子,别看不咋值钱,吃着还不错的。还有这袋子是蘑菇。多余的我没带。他们那边有的,咱们这边也有,我是看着这蘑菇便宜才买的。这两大袋子东西,一共是四十块钱。”

    陈大娘哎了一声,说:“还有呢?”

    她指了指地上的大包袱,陈清风拍头:“看我这脑子。”

    “这是我买的貂皮,鞣制好的,一共还是八张,四百块钱。我爹不是总说冬天晚上冷不舒服吗?您给这八张皮子做成大一点的褥子,正好适合你跟我爹躺。据说这玩意儿冬天且暖和。”

    陈大娘瞪大了眼睛:“你个败家玩意儿,你买这个干啥!”

    陈清风:“哎呦喂我的亲娘哎,您出去问问,咱们这边买八张,六百能不能下来。再说,有钱都买不到这么多啊。有这么合适的,您就偷着乐吧!还不知道好歹。”

    陈大娘翻白眼,不过倒是十二分迅速的拆开了包裹,稀罕的摸着柔软的皮毛,不用说就知道冬天这玩意儿多好了。她稀罕的不行,不舍得撒手:“这还真是好东西啊。”

    陈清风:“那您以为呢?”

    陈会计没忍住,也上手抹了一把,不用多说,就知道这东西多好。

    他微微点头,嘴角翘了起来。

    临老了,他还用上好东西了。

    陈大娘:“野山参呢?买到了吗?”

    陈清风:“买到了。”

    老两口没有瞒着的心思,陈清风索性就说了:“这是两支,一支三十年,一支二十年,一共花了七百块钱。我这次出门,您交给我两千块钱。皮子是四百,野山参是七百,这俩是四十,一共是一千一百四十块钱。剩下八百六,喏,我可都还给您了哈。”

    陈大娘赶紧把人参的包裹打开,他们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好东西,想到这东西的价值,也是觉得值万金。

    “这个是我跟你爹留给咱家做家底儿的东西,你们谁也别惦记。”陈大娘嗖嗖的划拉了一下,都收了起来,随后摆手:“走走走,都回屋吧。”

    陈清风提着自己的小包,说:“那我回屋了。”

    他的小包袱就是走时候带的那个,几个嫂子瞄一眼也没增加多少。

    陈清风和姜甜甜两个人回了屋,他毫不犹豫的就低头在她的脸上香了一下,说:“真想你。”

    姜甜甜低声:“我也是。”

    陈清风使劲儿拥住她,不撒手:“你真好。”

    “呀!蛙蛙挖挖挖!”坐在小车车上的八个月大的小婴儿不断地吐口水,还不知道说了些啥。

    陈清风回头看见儿子坐在小车里,小手儿使劲儿挥舞,很气愤的小样子。他乐呵呵的笑了一下,随后给自己大儿子抱了起来,“想爹没?”

    小家伙儿嗷嗷的唔呀,小小嘴儿吐出小泡泡,叽哩哇啦的,不知道咋说的那么得劲儿。

    陈清风倒是一副能听懂的样儿,嗯嗯了几句,回头看向姜甜甜,说:“他说他这几天特别想我。”

    姜甜甜:“呸哦,你竟是胡说!”

    陈清风挑眉:“那咋胡说呢?他还说她娘也特别想我,晚上还偷偷哭呢。”

    姜甜甜:“才没有!”

    随后眼睛心虚的飘了飘。

    陈清风:“还说没有。你分明就有!”

    他使劲儿的抱了一下姜甜甜,说:“你看儿子都偷偷告诉我了。”

    姜甜甜嘟嘴:“他才不会告状,你就瞎猜。”

    陈清风似笑非笑:“瞎猜我也猜对了。”

    姜甜甜:“你讨厌。”

    她才没有哭鼻子呢,她就是……晚上眼睛里进了沙子。

    嗯呐,进了沙子。

    “你买啥了?”

    这个时候,陈清风倒是压低了声音:“我也买了两根野山参。”

    姜甜甜眨巴眼,陈清风:“一只五十年,一只三十年,花了一千一。”

    他拉着姜甜甜低声说:“这种好东西可遇不可求,我们也是太难的才能收到,我不买都对不起我自己。”

    姜甜甜:“你钱够吗?”

    陈清风:“我跟小李借了一百,明儿就给他还回去。”

    姜甜甜:“他知道你……”

    陈清风摇头:“他只知道我买了一个,你当我傻啊!就算他人不错,我也不会漏出去的。不然你当我闲的啊,千里迢迢得背那么些榛子和蘑菇回来。不是打掩护吗?”

    姜甜甜揉揉陈清风的脸:“你好聪明。”

    陈清风:“我其实买了七个,还有三个,两个是给五嫂带的,一个是给大姐带的。大姐那个我在公社的时候给她了。二十年的,二百块钱。大姐临走给我三百,我还给她带了一袋子蘑菇呢,这东西是个菜,不亏。五嫂那两个,三十年的,三百九;十年的一百一。我等会儿给她。”

    姜甜甜感慨:“只有我们有一支五十年的呀。”

    陈清风点头:“对,我琢磨着,这个就算是给爹娘,他们也不舍得用。还不如放在我这儿呢。真有个啥还能用得上。”

    姜甜甜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小夫妻絮叨了一会儿,姜甜甜这才晓得,还真不是谁去都能找到门路买,换个人,怕是一只都没有。陈清风能买到,还多亏了救了他们的老猎户,嘴甜的人,走到哪里都不会太吃亏。

    就是老人家介绍,陈清风才能买收获多多。

    陈清风:“我们说好了要写信的。”

    这样的人交往起来,那可是有好处的,陈清风这人贼精,自然是愿意的很。

    他说:“我还把咱家发豆芽的技术交给他了。”

    姜甜甜:“?”

    她低声:“你不怕五嫂生气啊。”

    陈清风:“……你当五嫂傻啊,是临走的时候五嫂提醒我。她说做人要交心,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我想她也明白,这东西又不是大街上的萝卜,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买着。还是得有当地人引路。我就靠着嘴甜哪儿行啊,得有实在的。反正咱们这差的十万八千里,他们也耽误不了我的生意。所以我就主动卖乖,把豆芽的事儿教给他了。现在大夏天的自然不觉得,你等冬天再看,就晓得这是多好的事儿了。老爷子聪明着呢,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嘿嘿。”

    姜甜甜:“你们都晓得就行。”

    陈清风:“我跟那边说了,如果还有,我也是要的。让大叔给我留意着,大叔答应了。”

    姜甜甜:“你自己看就好,这些我不懂啦!”

    陈清风笑了起来,他戳戳自己儿子的白胖脸蛋儿,说:“小东西今天倒是没哭。”

    姜甜甜:“想你了呗。”

    陈清风乐颠颠的抱着儿子窜:“乖儿子,想爹了吧?等一会儿跟爹一起洗澡啊!好不好?”

    “嗷呜!噗噗不!”

    陈清风:“!”

    他惊喜:“卧槽,咱儿子会说话了哎,他还能听懂我的话,他说不!”

    姜甜甜凑上前,点点小胖孩儿,问:“你是拒绝了你爹吗?是不是呀?嗯?”

    “噗噗不!”

    小家伙儿似乎觉得这样很有趣,又噗噗起来。

    姜甜甜黑线,随后问:“你要不要吃奶奶?”

    “噗噗不!”

    行叭,明白了。

    你根本不是真的听懂了。

    你就是想要这样说。

    姜甜甜看向陈清风,说:“你高看你儿子啦。”

    陈清风:“那他也会说话了,会说不了,你说我家娃怎么就这么聪明啊,肯定是像我。”

    姜甜甜叉腰:“胡说,像我!”

    “像我!”

    “像我!”

    俩人争了起来,苏小麦家的双胞胎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俩人争论,两个小家伙儿跑到院子里,奶声奶气的:“奶奶,小叔叔和小婶婶吵架。”

    陈大娘:“吵架?”

    这俩人还能吵架?她不怎么相信了。

    “吵啥?”

    小哥哥想了想,说:“他们再争,小七聪明是像谁。”

    陈家人:“……”

    小妹妹补充:“他们都觉得是像自己。”

    没跑儿了,是他们的性格!

    陈大娘:“我去看看啊。”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姜甜甜瓮声瓮气的:“这真是像你。”

    “刚才你还说像你!”陈清风争辩,“媳妇儿,你咋一会儿一变?”

    姜甜甜理直气壮:“聪明是像我,拉屎臭是像你!”

    “哪有你这样的!”陈清风叫。

    姜甜甜:“就这样就这样,要怎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