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

    第72章高考

    胖嘟嘟小奶娃小七小小的从月子里就表现了自己的“精力十足”。

    虽然他比小哥哥小六虎晚一个小时出生。但是小家伙儿却像是比小六虎大很多似的,整个娃都透着机灵劲儿。不过,要不说,龙凤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陈清风家的娃,真的很像陈清风。

    小小年纪就鬼灵精的,实实在在的小调皮一个。

    人家都说七岁八岁讨狗嫌,他才刚过完三周岁生日呢,就已经能够带领村里小娃们一起闯祸啦。

    更不要说,他早在不到两周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提着小棍子满院子撵鸡了!

    狗嫌不嫌,那不知道。

    但是鸡肯定是嫌的。

    他们家早就变成了两只鸡的份额,就这么两只鸡,整天跟小七斗智斗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整天乱窜的关系。不管是小胖娃还是老母鸡,都有着与众不同的“活力”。

    小七还可机灵的给它们起了“大花”“小花”这样的名字。

    村里叫大花小花的姑娘们听了想打人:“……”

    不过,虽然是知道这个小家伙儿小小就是调皮捣蛋的一把好手儿,大家还是会被他可爱又软萌的外表所迷惑,沉溺在他可爱的小天使一样的笑脸里,然后……被坑。

    小调皮一刻都不能停的!

    姜甜甜这个当娘的真是隔三差五的就要被人拉住告状呢。

    没办法,这么可爱的小娃娃,真是舍不得骂舍不得打,只能向他母亲大人告状了。到底有没有用,反正大家告状了,心里就舒服了。

    当然,但凡有人告状,姜甜甜总是要当着人家的面儿问个清楚,如果真的是他的错,就要好好训一下小娃娃。当然,基本也没啥冤枉的。这小调皮活泼过头儿的。

    “娘、娘……”小七迈着小短腿,咚咚咚的往田里跑,姜甜甜回头就看到他家这个小崽崽兴冲冲的样子。

    “你怎么来啦?”姜甜甜掏出手帕为他擦汗。

    小家伙儿眼睛亮晶晶,他说:“大姑父来了,他说,要恢复高考啦!”

    小家伙儿口齿伶俐,脆生生:“所有人,都能参加高考哒!”

    小崽崽挺挺胸,说:“我也要考大学!”

    姜甜甜一顿,说:“高考?”

    虽然已经早就做好了准备,从几年前听了苏小麦的话,她就没有太过把这些放下,隔三差五拉着陈清风一起看书互相提问玩儿,而且也晓得,今年是该恢复高考了。

    可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姜甜甜还是愣住了。

    她有些呆呆的看着小七,小七拍着小肚皮,说:“对哒,是的呀。”

    他这么机灵,绝对不可能听错。

    “啊啊啊啊!”

    姜甜甜还没说下一句,就听到一个女知青尖叫出声,直接冲过来就掐住了小七:“你说真的,你告诉我你说的是真的!”

    小七被这大嗓门的阿姨吓了一跳,踉跄后退一步险些摔倒。

    姜甜甜一个健步上去,用力扒拉开她,随后将小七抱了起来,厉声:“你发什么疯!”

    “恢复高考了,是不是恢复高考了!”真是等了太多年,盼了太多年,一下子竟然有些收不住情绪,从小七口中听到这样的消息,恨不能就在抓住小朋友,使劲儿摇晃她问一问。

    眼看这人手又伸过来了,姜甜甜啪的一声,拍掉了她的手:“你给我清醒点,你再对我孩子下手,我对你不客气!脑子不好就吃药!神经病啊!”

    姜甜甜真是很不乐意了。

    你兴奋归你兴奋啊,这是你自个儿的事儿,你上来抓我家孩子干什么!

    姜甜甜:“给我滚远点儿。”

    这个时候陈家其他几个媳妇儿和周遭的大嫂子什么的也过来了,“这是干什么!你干嘛抓人家孩子!”

    “怎么着!以为现在活动结束了,就可以随便胡来了啊?你们这些知青怎么这么不知所谓啊。”

    “整天的干活儿不行,倒是会欺负小孩子!”

    要说起来,他们前进大队对知青的印象是真的一点也不好的。虽然他们多少也听说,哪里哪里知青过的比较不好,被当地人欺负。但是他们这边却是没有那样的情况的。

    加上,几年前迟晓红他们闹了那么一拨,虽说后来随着迟晓红调去杨柳大队而烟消云散,可是大家的固定印象,总是难以消散的。彼此关系真是很一般般,勉强说,双方也就是面子情,彼此过得去。

    这么些年,又来了几茬儿知青,不过知青点并没有加盖。

    男知青依旧租住陈家的房子,女知青则是住在小地主老屋。虽然又有新知青来。但是新知青来了,老知青结婚,来来往往,虽然挤了一点,但是到底也勉强住得下。

    平日里看着倒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是一到关键时刻,村里人自然还是向着自己人的。

    姜甜甜一暴躁,立刻就有人指责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好些人可不管旁人说什么了,不断地追问:“是要恢复高考了吗?”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狂喜的。

    姜甜甜:“你问我们干什么!我们上哪儿知道?你去大队问大队长啊!”

    “对对对,问大队长!”一干知青都往大队部跑。

    姜甜甜眼看一般人头铁锨也不管,嗖嗖的跑,她侧头看他们家小家伙儿,问:“刚才有没有抓疼你?”

    小崽崽点头,说:“有。”

    他嘟嘟嘴,说:“他很坏。”

    姜甜甜:“嗯,很坏,我们不理她。我看看你的胳膊。”

    她仔细看了一下,见也没什么事儿,安心说:“走,娘抱你回家。”

    她回头说:“二嫂,你帮我盯着点,我回家看看怎么回事儿。”

    “行,你去吧!”姜甜甜这边记工分,也不是需要一直在的,所以大家也没觉得有啥。

    姜甜甜抱着儿子往家走,说:“你个小家伙儿真是好沉。”

    小七笑眯眯,小胖手搂着姜甜甜的脖子说:“我不沉。”

    “怎么不沉?你看你!你的小手都有肉坑坑了。”

    姜甜甜拆穿这个小娃娃,小家伙儿撒娇:“可爱,有肉坑坑可爱爱啊。”

    姜甜甜:“你又知道了。”

    “大家都说可爱。”

    他搂着姜甜甜,说:“妈妈,考大学是什么?”

    姜甜甜笑:“就是去念书呀,我们小七长大了,也可以考哦。”

    “现在呢?”

    姜甜甜失笑:“现在不行哒,你还小呢。”

    “多大都可以!”小家伙儿记得很清楚,坚定说:“小孩也可以。”

    姜甜甜摇头:“你太小,不可以。”

    她捏捏他的小脸蛋儿:“你长得再考,好不好?”

    小家伙儿嘟着小嘴儿:“真是不公平。”

    小大人儿一样呢。

    姜甜甜带着笑,说:“往后,我们小七可以去考更多更好的学校。”

    小家伙:“那,好叭。”

    两个人很快的回家,还别说,这消息真是一点也不假。陈姐夫那边是在公社听到通知了,通知还没有下到大队。但是,也不过就是一天的事儿。

    而且,这次的高考十分的匆忙。

    十月正式下通知,十一月末就要考试,好多人是完全措手不及。虽然,原来也有些这样的谣传,但是他们这样的小乡村,消息总归不如大城市,那边许是已经复习上了,他们这边都是听到通知才刚开始。等大家一窝蜂的去新华书店找书的时候才发现,想买到课本,根本就没有。

    那些早被城里先一步得到消息的抢走了,而且,别说公社,就是县里,这样的书也不多啊!毕竟,那些年大家都不讲究读书,而且对读书人又有种不同评价。所以大多数的书,都没有人留着。

    这个时候倒是有些人想到陈清风了。

    虽然陈清风还差个半年多才毕业,但是他是正八经读了高中的。

    而且,他读书的时候,还不是这几年这个事儿那个事儿,学的都是些空洞的口号。他那个时候,还是正常授课的。这下子,多少人都找过来要“借书”。

    虽然,差不多已经十来年了,但是大家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也许,陈清风留下了呢?

    他一个泥腿子,又这么大岁数了,总归不能读书了吧?

    只不过,倒是没想到,一到陈家,就听到屋里学习的声音。原来,陈家的人也在读书。既然能读书,肯定就说明有书,前来借书的人欣喜若狂。

    “陈清风同志的书真的都还在!”

    大家一下子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激动的说:“陈清风,你能把书借给我们吗?”

    一进门就迫不及待。

    陈清风:“?”

    他媳妇儿正在这儿看书呢!

    “你们用不上的吧?”虽然明明知道这家人在读书,但是人都是为了自己的,他们条件反射就觉得,陈家人根本没有必要考试,又考不上。不如造福他们。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把书借给我?”顿一下,又说:“我们愿意花钱买!”

    陈清风跟姜甜甜也不是临阵磨枪的人,不过,眼看这个话茬儿,立刻就不乐意了,陈清风冷笑一声,缓缓说:“借给你?”

    “对对对。”

    陈清风挑眉,一字一句:“凭什么?”

    他靠在炕上,冷着脸问:“凭什么?你谁啊!”

    “你们又用不上!”借书的人理直气壮。

    陈大娘原本还没说啥,这听他们这样说,立刻不乐意了,扫帚一挥,怒道:“真是些瞎了眼的狗东西。没有长眼睛,没长耳朵啊!看不见我们这边儿在学习啊!我们用不上?你们是瞎了狗眼还是聋了耳朵,不会看不会听吗?我儿子儿媳妇儿都在学习呢!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狗东西!自我感觉良好,还不知道比不比得上我儿子一分呢!就敢来我们家撒野!怎么着?我们家不借,你们还要抢吗?就没看过借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我们家就是用不上烧火也不借给你们!滚滚,都给我滚!没事儿少来我家打扰我儿子和儿媳学习!”

    陈大娘挥舞扫帚,很快的就把一起来的几个知青赶出了门。

    带头的眼镜男知青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们又考不上,不如借给我们……”

    还没说完,陈大娘的扫帚就打在他的身上了:“你个倒霉玩意儿,敢来我家大放厥词!我看你是挨揍少了!以为我们老陈家好欺负!看你个白眼狼的熊样儿就知道你才是个考不上的!谁给你的脸跑到我家诅咒我儿子和儿媳的!”

    周围的邻居都出来看。

    陈大娘:“你们大家给我评评理,你说有没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他们没有书想要跟我们家借书。难道我家就不要学习了吗?这样的机会谁不把握住?我们还想争取一下呢!他们倒好,来借书直接说我儿子考不上看书没有用!不如借给他们!你说他们要脸不!这个倒霉玩意儿,你当谁不知道呢!你来的时候就是个初中文凭,还不如我儿子呢!我儿子可是正八经念过高中的人!”

    陈大娘的功力,无人能及。

    一干知青,抱头鼠窜。

    小眼镜挨了好几下,嗷嗷的跑了。

    陈大娘叉腰:“你个倒霉东西,别让我看见,我看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大娘,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对不住,真对不住……”

    知青里总有懂事儿的,毕竟,真的自私的也就那么几个。还有好些个完全是被突如其来的正常变化冲击的上了头。要说真的就心肠不好,那也是没有的。

    “大娘,我们真对不起!”

    “那什么,大娘,我们保证不打扰你们家,您能跟小六子说说,咱们一起学习吗?您放心,我肯定不打扰你们的。”对于这次的考试,大家都是如饥似渴的。

    而且,这挨了揍,倒是清醒了几分,晓得自己刚才太上头脑子不清楚状态不对。他们本来就是有求于人,就得拿出有求于人的态度,不然人家哪里给他们面子?

    陈大娘:“去去去,不管。”

    “大娘,您心地最好……”

    “大娘,我们错了,您给我们个机会……”

    一干知青围着陈大娘拍马屁,陈大娘看着他们,叹了一口气,说:“给我等着!要不是看你们实在不该是在这山沟里的娃,我才不管。”

    陈清风也不是就心肠冷硬的一定要自己看书不借人,他们来的时候太过理所当然,陈清风当然不给脸的。他这人就是这样,你让我一分不舒服,我就让你十分不舒服。

    反正,主动权在他手上。

    陈清风:“学归学,你们别影响我们哈。再说,我们家可是要正常睡觉的,该走人的时候自己长点眼色,别想着蹭饭哈。”

    “行行行。”

    十月的天气,还并不冷,陈清风索性就在院子里摆了桌子,没有书的知青都自己搬了板凳过来抄书。虽然他们没有书,但是又比别人幸运了很多。

    因为,前进大队的好,又体现出来了,但凡是要报名的,大队长都来者不拒,全都给盖章。

    可是听说,有的地方并不是。

    不过,要说完全和谐,也没有的,上山下乡的运动这么多年,多少人都扎根了农村已经嫁了进来,又或者是娶了妻子。这部分的,总归不那么顺利了!

    各家各户,闹得十分的厉害。

    毕竟,相比于本地人,这样家在外地的知青是完全信不过的。

    所以大家各有各的想法,总之是乱成一团,时常能听到一些这样的人家嗷嗷的叫唤,发来争吵与哭闹的声音。大队长他们也怕担责任,一般遇到这种情况,都要全家过来报名。

    这样也是为了避免以后再出了别的事儿,倒是赖上他。

    总之,村里这段日子,格外的动荡。

    不过这倒是没怎么影响陈家和在陈家学习的人,大家发现,陈清风他们家,其实有两套书,一套比较久远,应该是陈清风念书的时候用的。另外一套,就新了很多。

    不过就算陈家两套书,大家谁也没好意思提出拿走一套,毕竟两套书不一样。

    再一个,实不相瞒,打击还是挺打怵陈家的人的。

    这一个个的,看起来都不是很好惹。

    陈家这次要参加高考的,是三个人。除了陈清风小夫妻,还有一个就是苏小麦。

    在大家看来,除了陈清风,这两个人都挺让人觉得奇怪的,毕竟,陈清风还好说了,到底念了高中。苏小麦和姜甜甜都没听过他们读过书啊!

    可是现在他们却也要考大学。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认真抄书,想着抄完了回去好好的学,就不用在这边了。但是很快的,他们就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在陈家,可以学到更多。

    陈清风挺厉害,他媳妇儿也更厉害啊。

    姜甜甜的厉害,不是说她文学方面多么有素养,相反的,她这方便还挺一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