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

    第73章分家

    高考,考试结束,就是全然的结束吗?

    不,不是的。

    估分,报考,等结果,种种煎熬并不比复习的时候好。复习的时候,最起码还有一个目标,可以不断的拼搏向前。这个时候,就是实实在在的煎熬了。

    他们都要焦急的等待一个结果。

    当然,对于心比较大的二人组夫妻俩来说,这算不得什么的,倒是也……还好!该吹的牛,一点也不少。现在整个村子都晓得,他们俩考的贼好,应该是妥妥能够考上的。

    这样的情况,陈家人自己有点胆战心惊了。

    虽然确实也很相信他们实力好像不差,但是考大学哪里有那么容易的?而且,都是自家人,真是太清楚他们满嘴跑火车的本质了!总之,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总之,陈家人是很怕这俩人吹牛翻车,这要是真的考不上,丢不丢死人了咧!

    他们这心啊,真是七上八下的。

    不过姜甜甜自己倒是不觉景儿的,虽说原来确实是吹牛,但是估分之后,她多少倒是有些信心了。只要她报考的时候不胡来,总归能捞到一个大学的。

    如果发挥好一点,说不定能考的更好呢。

    “甜丫头,你想什么呢?”

    姜甜甜顺口:“我在想,我是考清华还是北大。”

    这个牛吹的,她也是厉害了。

    陈大娘:“……”

    倒是苏小麦接了一句:“你们不是想报沪市的学校吗?”

    姜甜甜点头,做出一脸的痛心疾首状,十分无奈的说:“所以,我只能忍痛放弃清华和北大了。”

    苏小麦:“……”

    当我多余说。

    姜甜甜:“五嫂,你打算报考那所学校?”

    苏小麦:“我是打算去首都的,毕竟是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我更想去那边。”

    要说起这个,陈大娘心里还是有些想法的。倒不是针对苏小麦的想法,而是觉得,就这么三个人参加了高考,竟然还不想去一个地方,这天南海北的,以后可怎么办。

    更深一些,陈大娘还担心老五两口子。

    她几个儿子之中,这些年最担心的,只有他们。两夫妻都结婚十来年了,但是却一直分隔两地,每年就是过年见一次的,这样下去,可怎么整!

    如果以后苏小麦真的去了首都,那么跟老五隔得更远。原本小麦是在小乡村,眼前也不过就是一亩三分地,最远不过是县城。但是以后呢?等她见识更多,会不会想要抛弃老五?

    总之,陈大娘是很操心他们的。而正是因为操心,表情多少带了一点出来。

    苏小麦:“娘,您来,我跟您说几句话。”

    两个人一同出了门,眼看他们一出门,姜甜甜也不下地,趴在门框上往外看,陈大娘回头:“别偷看偷听。”

    姜甜甜也没有被抓包的不好意思,笑嘻嘻的说:“好的呀。”

    虽然姜甜甜已经二十四周岁了,但是却还是个活泼的性子,一点也没有年纪见涨的沉稳。

    “娘!”

    小七进门,咋咋呼呼的像是一个小企鹅。大冷的天,姜甜甜是只想在屋里好好的窝着,他们家小家伙儿却不是呢!隔三差五还能窜出去。

    他扬了扬手上的糖葫芦,说:“一起吃。”

    姜甜甜高兴:“哎呦我的好儿子,真乖。”

    她给儿子抱到炕上,将他厚重的大外套脱下,又帮他把围巾和帽子摘下来。白净净的小娃乖乖的坐在了炕上,说:“娘吃。”

    姜甜甜低头咬了一口,冰凉中透着酸酸甜甜,十分好吃开胃。

    姜甜甜微微眯眼点头:“好吃!”

    小七也笑了出来,他低头也跟着咬,小家伙儿人小小的,不是很能吃酸,酸的小包子脸都皱了起来,不过就算这样,也高兴的说:“好吃!”

    姜甜甜:“对了,这哪儿来的啊?”

    小七:“爹买的。”

    姜甜甜:“咦,你爹回来了吗?”

    “回了。”小家伙儿点点头,说:“在院子里。”

    娘俩儿倒是不管那些,你一口我一口的,姜甜甜:“也得给你爹留一点。”

    小七:“哎!”

    虽然小七是个调皮的小家伙儿,但是却是一个很懂事的小调皮。像是有好吃的,他就知道,不能自己独吞,要给爹娘一起分享,所以甭管其他几房怎么样,他们这一房,反正是吃东西人人有份的。大家一起吃!

    人也不禁念叨,刚还说呢,陈清风就进门了,他搓着手,说:“怎么样?好吃吗?”

    母子两个同时眯眼,大大的笑脸:“好吃的。”

    陈清风吃了一个,点头:“味道确实不错。”

    姜甜甜好奇:“哪儿来的啊!”

    这种东西,没有人卖吧?

    陈清风:“我今天去县里送货,王桦树领我去买的。我买了七根,在公社的时候给我大姐送了一根,剩下的拿回来咱们一房一个。”

    姜甜甜睁大了眼睛,压低声音:“现在有人敢卖东西?”

    陈清风意味深长的笑:“啥时候都有人敢啊?富贵险中求呗。”他们都敢卖东西,别人自然也是敢的。

    他又吃了一颗,说:“酸中带甜,味道不错,这买的真不亏。”

    一家三口把糖葫芦吃掉,互相依偎着坐在炕头儿。

    姜甜甜把头靠着陈清风的肩膀,说:“我筛选了几个专业,你看一下哪个更适合我们两个人。”

    陈清风:“行!”

    他们俩水平差不多,别看陈清风也从高中离开十多年了,但是这几年跟姜甜甜一起复习,虽然不是时时刻刻,但是多多少少又捡起来不少。他的英语也在姜甜甜的辅导下慢慢有了些成果。

    可以说,陈清风数学比姜甜甜好。

    但是,姜甜甜英语又比陈清风好。

    所以他们的成绩,其实不差特别多。两个人考完了之后自己估了分,姜甜甜估分比陈清风高七分。这七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千军万马一起过独木桥的时候,这七分简直就像是鸿沟了。

    不过就算这样,因着两个人估分都不算低了,所以他们还是倾向于可以报考同一个学校的。最好,也是同一个专业。

    既然这样,选择就显得比较狭窄了。毕竟,能同时适合他们两个的,总归不是那么多。

    好在,两个人有加考英语的优势。

    “所以,我们俩现在最好的选择是复旦的新闻学或者是英语专业?”

    陈清风扫一眼姜甜甜的记录,就晓得了。

    姜甜甜点头:“对的呀,主要也没有什么往年的录取分数线作为对比,所以我也说不好,我们会不会报撸了。如果报差一点的,肯定更稳一些。但是我自己,心里还挺想赌一把的!毕竟我们估分的成绩还真是挺好的。”

    她倒不是完全没有避暑的瞎盲目赌,而是她多少是记得一些的,虽然第一年高考人数多,但是成绩总的来说,却没有想的那么高。加上她选择的几个专业都要加考英语,所以应该会更冷清一点。

    陈清风点着姜甜甜写下来的纸,抬头看她。

    姜甜甜继续说:“新闻学应该比英语专业更适合我们一些。”

    陈清风点来点去的手指终于停了下来,他含笑说:“那既然这样,我们就选择这个。”

    姜甜甜:“!”

    她眨巴大眼睛,问:“怎么快就决定?”

    只不过一问出来,自己就说:“这样也好。”

    她乐呵呵的:“想那么多干什么,不行咱们明年还能复读呢!就这么定了!”

    姜甜甜也是个飒爽的性格,不是那种小纠结,所以陈清风这么一说,她几乎没有什么疑问就同意了。两个人决定的十分的容易。

    陈清风调侃:“你不是犹豫清华还是北大吗?这复旦都在很悬的线儿上了!”

    姜甜甜理直气壮:“牛总是要吹的!再说,我跟清华北大,也不过就差一点点啊!”

    陈清风:“……你这是一点点吗?”

    姜甜甜:“一大点,也是一点点。差三百分上不去,和差一分上不去,不是都一样吗?”

    陈清风意味深长的笑:“哦!”

    她掐了陈清风一把,怒道:“你是不是拆台啊!”

    陈清风闪躲着笑:“错了错了,媳妇儿我错了。”

    两个人瞬间滚在了一起,小七立刻凑上去呼哧呼哧的就要帮忙:“不许欺负我娘!”

    陈清风哇哇叫:“儿啊,你咋这么偏心呢。你看着明明是我被欺负!”

    “那也是你坏!我的眼睛是雪亮的!”

    陈清风:“……哎呦喂,这什么破儿子啊!”

    小家伙呼呼喝喝的,眼看又要坐在陈清风的脸上。

    陈清风:“你要是敢坐我脸上,我就捶你!”

    “娘!爹欺负我!”

    “他休想!”

    三个人一起瞎闹,陈大娘一进门就扶额:“你们仨是想把房顶给掀开啊?”

    她无奈的说:“你们可都给我老实点。”

    三张脸,可无辜的看着她了。

    陈大娘:“……”

    这长得好的人,就是吃香。只看着他们那无辜的小脸蛋儿,就觉得都是自己的错了。

    “小六子,这次的账呢。”

    陈清风他们冬天都是缩在陈大娘这边屋子的炕上,姜甜甜赶紧捂住小七的耳朵和眼睛,说:“我们不听不看。”

    陈大娘笑了出来,说:“我们小七听了也不会出去说的,对不对?”

    别的孩子,陈大娘还有点担心呢!但是要说是小七,陈大娘真是放一百二十个心。这个小家伙儿就跟他爹一样,鬼灵精一个!

    小七飞快的点头:“我不是那样的人。”

    这一本正经儿的样逗笑了大家,陈大娘心肝肉的叫了一句,把他抱到身边揉了揉头,又问:“你俩想好了要去沪市?”

    陈清风点头:“想好了。”

    陈大娘动了动嘴角,也没有多说啥,只说:“行吧。你们要是都能考上,也是个好事儿。”

    大家都各自报好了学校,眼看着天气一天天的更冷,高考的结果也随着一封封信,飞向了全国各地。这信封可真是承载了太多的希望。

    自从开始录取,村里人就着急起来。参加了考试的着急,没参加的,也是一样着急的。

    这样的大热闹,总是不想错过。

    作为有三个考生,人数最多的老陈家,隔三差五的就有人过来问一问。这样来回,倒是让陈家人有些烦恼,毕竟,他们家里面是又生豆芽,又做肥皂的。

    总归不那么安全。

    塑性,陈大娘也就放了话,如果考上了,请大家吃糖。

    这话里意思就简单了,还没出结果,你们别来问问问了。

    这样的话,有的人理解,毕竟是还没出成绩总是心情焦躁,恐怕也没有心情聊天。不理解的,少不得说他们家吹牛吹的大,这是要翻车。总归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

    不过这样的时间并没有多久,很快的,在一场大雪之后,大队长去公社开会,回来就带来了十分十分好的好消息。

    他并不是一个人,身边还带着公社的邮差,两个人一进村,不回大队,直接奔着老陈家去了。村里有人出来扫雪,好奇的问:“队长,这是咋了?”

    大队长喜气洋洋:“老陈家考上了!”

    “啊!真考上啦?”

    大队长:“可不是呐!”

    他领着邮差来到老陈家,拍门:“老陈,老陈!”

    陈大娘赶紧的出来,说:“老陈去大队了啊!”

    大队长一愣,随后拍头:“看我这脑子,是光顾着高兴了,这是公社的邮递员,这次是来录取通知书的。”

    他们是在路上遇见的,还是大队长将人捎过来的。

    他高兴的说:“是你家小六子和小六儿媳妇儿。”

    大队长一路兴高采烈大嗓门,也引了不少人跟过来,大家都怎么多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儿,而同样的,震惊的无以复加的,是陈大娘,不过紧跟着,就是巨大的狂喜。

    “进来进来,大家都快进来。”

    她将人让进了门,扯着嗓子喊:“小六儿,甜丫头。你们的录取通知书来了!”

    姜甜甜:“啊啊!我看看我看看!”

    谁能想到,她在现代没有赶上考大学,来到这个时代,反倒是成了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姜甜甜激动的小脸儿红扑扑,她从邮递员手里接过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看到上面工整大气的“姜甜甜”三个大字,高兴的蹦起来。

    “我考上了,我真的考上了。”

    姜甜甜一把搂住陈清风的脖子,蹦蹦跳:“小风哥哥,我考上了,你快看看。快看看你!”

    陈清风很快的也拆开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跟姜甜甜一模一样。

    他们两个,都被复旦新闻系录取了。

    陈清风一瞬间红了眼,他当年念书很好,也是有着可以好好读书,读出一个样儿的想法,但是现实却不允许。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原本都已经不抱希望了,平日跟姜甜甜一起学习也是玩闹打过真的相信会恢复高考。

    可是,没想到,真的有这么一天。

    姜甜甜捧着陈清风的脸,说:“哎呦小风哥哥,你是感动哭了吗?”

    陈清风:“去边儿去,我是那种眼窝子浅的爱哭鬼吗?”

    “可是你眼红了。”姜甜甜指出来。

    陈清风:“进沙子了!”

    现场的人立刻发出善意的笑声,连两个人比较亲昵的举动,都没人多想,反而是跟着一起开心。毕竟,这样的事儿,真是太难得了。

    好半天,姜甜甜问:“就只有我们的吗?”

    邮递员点头:“这次只有你们的,咱们公社就来了五个人的。”

    陈大娘担心的看了苏小麦一眼,不过心里又说不好自己是该更担心还是更庆幸。

    姜甜甜:“那肯定还有的,每个学校的速度有快有慢,都不会是同一批来。相信接下来也快了。”

    这话是一点也没有错的,接下来的日子里,果然录取通知书一批又一批,不断的前来。

    隔三差五就有人说起这些了,虽然大冬天的雪高高的,可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大家八卦的热情。这个大队考上一个知青,那个大队考上一个高中生……又或者,是哪个考上的知青开始闹离婚。

    因为回城闹离婚,因为报考闹离婚,因为考上闹离婚,因为可能的改变而闹离婚……虽然他们大队还算是安稳,也是有的。至于旁的大队,更是不少。公社十来个大队,虽然考上的人也凤毛麟角,现在为止都没有十个人。如果算上大专生,也才十五六个。

    但是似乎每个大队都有这样的事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