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

的事儿。

    这个时候,他们前进大队的人是真的很羡慕人家陈会计家的小六子两口子了。你说说人家,咋就事事顺利呢!

    不过又一想,这夫妻俩一贯跟别人不一样,结婚多少年都甜蜜的跟刚结婚的小年轻似的,又觉得,他们就算是真的只有一个考上,都不是大事儿。

    眼看着快要元旦,苏小麦终于等来了自己的那张录取通知书。她考上了北京经贸大学。

    这一次,陈家又热闹起来。

    原本大家都觉得苏小麦可能是考不上了的啊,但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考上了,不过作为自家人,大家都晓得,苏小麦这几年闲暇的时候都会学习。可以说,有付出就有收获吧。

    今年过年比较早,一月二十多号就过年了,不过虽然这样,苏小麦还是给丈夫发了一个电报,跟他说了考上大学的事儿。一月十来号的时候,苏小麦出来扫院子,就看到背着一身行囊的丈夫归来。

    陈清北回来,陈家才是真的齐全了。

    苏小麦难得的冲动,直接跑过去,奔向了陈清北:“清北!”

    陈清北被她撞得向后踉跄了几步。苏小麦立刻发现:“你怎么了?”

    他可不会是一个会被自己撞倒的男人。

    苏小麦再仔细一打量,看他脸色发白,她心里一慌,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陈清北失笑:“倒是瞒不过你。”

    苏小麦:“快进来。”

    陈家老两口也没想到,一大早就看到五儿子回来了,陈大娘最担心就是这个,赶紧上来:“小五子,你可算是回来了!”

    一大家子,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聚集在了主屋。

    陈清北高兴:“媳妇儿,小弟,弟妹,恭喜你们。”

    他可真没想到,自家也能有这样的造化。考上大学,这是天大的喜事啊。

    陈清风笑呵呵:“我多聪明啊,这不是小意思吗?”

    陈清北没忍住笑出来,说:“你还真是不管啥时候都不变。”

    他点点他,正准备再说点什么,苏小麦倒是忍不住了:“你别说我们了,你说你,你说你是怎么回事儿?”

    她盯住了陈清北,一刻都不放松。

    陈大娘:“怎么回事儿?”

    苏小麦红了眼眶:“他受伤了。”

    难能看到苏小麦这样软弱,陈大娘也害怕起来:“小五子!”

    陈清北:“我真的没事儿。”

    在所有人不赞同的眼神儿下,他说了起来:“我年初回去的时候就去外地执行任务了,不过因为一些困难受了伤。一直在长春军医院养伤。这不是接到小麦的电报,知道你们都考上大学了吗?我想着反正身体也好了很多,所以就直接回来了。”

    他避重就轻,不过还是听得所有人心惊胆战,他年初受的伤,现在还没有养好,可见这伤是多么的严重。

    苏小麦咬着唇,问:“你在医院多久!”

    陈清北摸摸鼻子,陈大娘呵斥:“赶紧说!”

    陈清北:“七个多月了。”

    陈大娘直接就捶他的肩膀一下:“你个兔崽子,你就没有一点让我放心的时候!”

    陈清北:“哎,疼疼疼!”

    陈大娘惊慌的赶紧上下检查:“怎么了?是不是打疼你了?”

    陈清北笑:“没有的!我伤好的差不多了,逗您呢。”

    陈大娘抬手又要打,到底是忍了下去,说:“你这混小子!”

    苏小麦死死的盯着陈清北,陈清北:“我真的没事儿了,你们不用担心的。而且,这一次,我要转业了。”

    “什么!”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盯着陈清北,陈清北失笑:“你们不用这么紧张。”

    陈大娘:“转业?你给我们详细说说。”

    陈清北:“这次受伤之后,我的身体素质已经不适合执行特殊任务了,而我们团……总之,我这次会转业。”

    苏小麦:“你还说自己不严重,不严重休养了七个多月。不严重会转业?”

    她咬着唇:“你伤成这样,却完全不跟家里说,你真是、真是……”

    一时间难受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陈清北赶紧哄她:“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儿吗?你别哭啊!”

    苏小麦:“你要是好好的,我会哭吗?”

    夫妻俩倒是吵了起来。

    不过不管是谁都晓得,苏小麦是太担心了,才会这样。

    陈清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说:“哥你要转业到哪儿?”

    陈清北:“我入伍这么多年,一直两地分居,如今要转业了。组织也照顾我,想要给我分回家乡夫妻团聚。原本定的是咱们市里,不过还没有走手续呢,我媳妇儿这不是就来了电报吗?她这要带着孩子去首都读书了,我这回来还是一个人。所以队里想要帮我争取一下,让我可以也分到首都。不过,大概有难度吧?我这边听信儿,年后给我消息。不过不管有没有难度,我都感谢组织为我多着想。”

    苏小麦拉住陈清北,问:“可以吗?你也可以转业到那边吗?”

    她格外的着急,使劲儿的拉着陈清北:“是不是啊!”

    陈清北失笑:“还没定下来呢!不过就算是不能在一起也没关系,咱们这么多年都扛下来了,也不差那么几年。”

    苏小麦却坚定:“可是我不想跟你分开。”

    陈清风:“去去去,你们夫妻回屋聊去,都别在这儿。”

    他可最有眼力见儿了,直接给俩人赶走了。

    他们夫妻回屋休息了,陈大娘看着俩人的背影,低声:“小五子要是这能去首都,我也就放心了。”

    这夫妻两个总不在一处,那可不行。

    姜甜甜好生安慰陈大娘:“我觉得差不多没问题的,您想啊,要是不行,他们领导好意思提出来吗?提出来又办不到,这多尴尬啊!”

    陈大娘:“对对对,是这么个道理。”

    姜甜甜继续说:“不过,五哥这些年也真的好不容易啊。”

    就算不太明白那些,姜甜甜也晓得,不管什么时候,首都肯定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调进去的。可见五哥是立了大功,值得这么做的。

    她握住了陈清风的手,说:“我宁愿,你什么功劳也没有,也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在我身边。”

    陈清风反手握住她的手,说:“嗯,我们一直在一起。”

    这话就是这样,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陈大娘想到老五这些年的艰难,又想到他媳妇儿在家里帮着赚钱,只觉得,真是亏待他们太多了。

    好半天,陈大娘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默默的给老头子使了一个眼色。

    有时候,一个决定做出来也是很快的。

    没几天,陈家又一次召开了“家庭会议”,按照惯例,这些孩子们是不能参加的。现在都过完元旦了,要说起来,最大的大妞儿也十六周岁了。

    不过,在大家眼里,她还就是个孩子呢!

    大妞儿今年已经考上了高中,正读高一呢!她领着弟弟妹妹去他们屋里玩儿。

    所有的大人都在主屋,陈会计看了一圈,说:“这次召开家庭会议,是说一说咱们家接下来的发展。”

    几房都不言语,安静的等着陈会计说下去。

    陈会计也没含糊,说:“这几天,我跟你娘也商量了好些个事儿,最关键就是,该不该分家。”

    这话一出,几个儿子立刻叫:“爹,咱们家不分家。”

    陈会计摆摆手,说:“我晓得你们都是好的,但是,树大分枝,有些事儿,早点掰扯清楚,也是好事儿的。”

    他说:“往后老五夫妻要去首都,老六夫妻要去上海。难道,还能绑在一起?再说,再往后走,你们孩子也大了,你们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孩子想一想。咱们就算是分了家,也是一家人,难道一笔还能写出两个陈字儿?现在早早的分开,对你们也好。几个孩子都大了,也该相看起来了。咱们家可不能继续一直这样。”

    别看他们家过的不错,但实际上,还是太小了,根本住不开的。

    陈会计继续说:“咱们家的情况,你们晓得,有些事儿是不能外传的。所以这次就不找村里的老人家过来做见证了,免得有些说的不清楚。你们看呢。”

    “都听爹的。”所有人齐刷刷的。

    陈会计:“那就好,不过一个见证人也没有也不行,我跟大队长说过了,稍后他会过来做个见证。”

    他看向了陈大娘,陈大娘:“我来盘一下家里的收入。”

    这老两口真的开始分家,倒是麻溜儿的很。

    “咱们家从做生意开始,每赚一笔钱,每花一笔钱,家里都有记账。这个账本,你们任何人都可以看!现在我大体说一下。我手里的现金,是三千九。”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

    陈大娘:“咱们家这么些年赚得多,但是吃的好,用的也多。前几年还买了人参,这也花了钱。如果分家,我们首先分的就是这部分钱。我跟你爹,我们两个是跟着老二夫妻过的。”

    陈二哥夫妻立刻:“娘,我们是长子,这是应该的。”

    在农村,谁家不跟这长子过,才是要被人戳脊梁骨呢。

    “这些钱,一共分为五份,每一家七百块钱。这就是三千五,剩下的四百块钱,我跟你爹的想法是,这个钱用来供孩子读书。我跟你爹承诺过要让孩子们读书,就一定做得到。家里的所有孩子,有一个算一个,我们都供到初中毕业。在往上,你们当爹娘的来!可好?”

    “好!”

    大家没想到,虽然分家了,但是还能有这样的好事儿,几个儿媳都喜笑颜开。

    陈会计:“我们已经根据大妞儿他们的学费和书本费用,把帐拢出来了!除了大妞儿二妞儿和大虎,其他人都有帐,这个钱,分家我们亲自交在孩子手上,再由你们保管。让我知道你们贪孩子的钱不给他们上学,我就给你们撵出陈家。”

    “爹,我们干不出来那个事儿!”

    外人不知道读书的重要,他们家还不知道吗!

    陈会计:“这个帐算完了,还差二十块钱。不过这个你们不用管,我从你大姐那儿借,也得给你们分了。”

    “爹,您说的这是啥,全是您的……”

    陈会计摆摆手:“不必多说!”

    他说:“咱们再分一下房子。”

    说起房子,即便是大家都不想分家,也立刻打起了精神,钱虽然极重要,但是房子在大家的心里,总归是不同的。有个房子,那才是有个家!

    陈会计:“想来你们都晓得,村里的孤寡老人老张头三个月前去了,因为没有亲人,所以他的房子已经被大队收回了。过完年,大队会安排男知青搬过去。咱们家那个房子,就空出来了。”

    几个儿媳立刻都抿起了嘴,不知道这两间房,要分给谁。

    各种彼此看一眼,多了些小心思。

    陈会计和陈大娘都看在眼里,陈会计反倒又不说这个房了,而是说:“你们现在住的房子,就分给你们了!我跟你爹的房子,因为我们是跟着老二过。所以我们去了,这房子就是老二的!”

    陈大娘赶紧补充:“你们也比觉得老二占了多大的便宜。我们身体且硬朗着呢。二三十年死不了!”

    “噗!”原本还严肃的氛围,一下子倒是缓和了起来。

    陈老二失笑:“娘您长命百岁。”

    陈大娘哼了一声:“那是!”

    陈三嫂小心翼翼的:“那那头儿的房子……”

    陈会计微笑:“这个房子,谁也不分,你们谁拿二百块钱,就给谁!拿出来的钱我们来两口就做私房钱了!你们回去想一想吧,如果想要这个房子,明早就来找我们说。当然,你们要是两家想合买,也成。”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还真没想到,老两口能干出这样的事儿。

    陈大娘:“家里剩下的锅碗瓢盆,也不值什么钱,随便分一分得了。”

    陈家人:“……”

    我的个乖乖,老太太,您今时不同往日了啊!

    陈会计:“其实你们都该晓得,咱们家重点的从来不是房子或者是钱。而是手艺。这个手艺,才是真真儿值钱的。”

    这个时候,大家也清醒了起来。

    对啊,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管是现金还是房子,都是固定的,只有那生意才是生金蛋的鸡!

    陈会计:“往后,不管是种菜还是肥皂,这生意都交到你们各房了!赚的钱,也是你们自己的!你们想要自己干,想要将教给娘家,我们老两口都是不管的。虽说嫁过来就是我们家里的人。但是你们几个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有些感情,我们懂。所以你们想要帮衬娘家,我们不管。但是知道的人多了,菜价下去了赚的少了,也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彼此妯娌之间的官司,我们也不给你们断。如果真的出了岔子,你们也不能咬其他的兄弟。如果不咬,总归有人帮衬着。如果胡说八道那么咱们就一起完蛋!你们懂吧?”

    “我们懂!都懂的!咱们干不出来那样事儿!”几个儿子异口同声。

    几个儿子这样,几个儿媳也都感动的眼泪汪汪,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公公会说出这样的话,哪里能不感动呢!哪个做公婆的不防着儿媳贴补娘家,他们却能说出这样的话。

    几个儿媳都开始抹眼泪。

    谁都知道苏小麦跟娘家彻底掰了,姜甜甜没有娘家,所以这分明是为了她们啊!

    陈会计:“行了,别哭了,这些事儿都自己定。虽然小风走了,但是他城里的那条线还在。还会照常批发的。这你们都不用担心!不过,人家也怕风险,所以只收咱们家的,你们如果教了娘家,人家不管哈!自己偷摸儿去卖。”

    “我们懂,我们懂的!”

    陈会计:“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冬天的生豆芽的生意是老五媳妇儿的;肥皂配方是老六媳妇儿的,他们都同意,将这个教给大丫!大丫这么多年帮衬家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们是一万个赞成的!这个倒是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就是通知你们一声。”

    陈二哥认真:“爹,我们在不懂事儿,也不会有意见的。大姐对我们什么样,我们懂。”

    陈会计点头:“那行了!咱家也没啥别的可分的,结束吧!”

    陈家的分家,还真的,快如疾风。

    陈清风回房的时候,小声儿跟姜甜甜嘀咕:“知道我爹是啥样牛的人了吧?”

    姜甜甜由衷的:“牛牛!真·老狐狸!”

    不说旁的,姜甜甜是真的看过好多的年代文呀,分家也见识的多了,但是可真是从来没看过陈家这样的分家。更不要说,陈会计这个先后顺序。没细想,还不觉得。仔细想一想,还真的都有小奥妙在其中啊!十分的循序渐进,层次分明!

    更有甚者,她也没想到,老两口竟然不阻拦儿媳妇儿贴补娘家。这可是今天分家的点睛之笔了!

    姜甜甜觉得,如果她是几个嫂子,也得感动的哭出来。

    她拉着陈清风进了门,贼兮兮的拉着陈清风,小小声嘀咕:“你爹这要是在古代朝堂,是个玩心计的高手。”

    陈清风:“噗!”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