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

    第79章回乡

    上海冬天没下雪,但是也冷得很。

    真的下起雨来,在他们北方人看来也是不遑多让的。这学期的期末考试,就赶上这么一个天儿了,整个人考出来,手都是冰凉,脸无血色嘴唇泛白。

    复旦的学生,自然不都是南方人,虽说现在人就算是高考也会比较倾向于距离自己老家比较近的地方,毕竟熟门熟路。可是复旦算是比较牛的学校,这种学校,天南海北都有的。北方人虽然没有南方人多,但是也不少了,好些个不适应的,出来迷迷糊糊了。别说是他们,好些个南方人自己都受不了。

    姜甜甜他们班级,还算是比较好的,大家都能喝一口热水,虽然也冷,但是跟旁人比起来总归是多点暖和气儿。最后一个冬天,大家才晓得啊,那场春季运动会究竟给他们赢得了多么重要的神器。

    姜甜甜是比较怕冷的人,一到深秋,她就已经买了三个暖水袋,夫妻三个人一人一个。

    大冬天的,暖水袋真是居家必备神器了!也正是因为带着暖水袋,她才觉得自己没有冻成冰棍。

    陈清风与她并肩而行,问:“咱们什么时候往回走?”

    姜甜甜抬头看看天气,说:“等两天吧!现在正是人流的高峰吧?”

    上海的几所大学都是这两天考试,一般情况下,大家考完了都着急回家,这几天的火车,想来也是很拥挤的。恐怕,卧铺之类的还不好买呢。

    陈清风:“也行,正好这几天我倒腾些东西。”

    第一次没有经验,但是现在就不同了。陈清风还算是比较有经验了,这一学期,他隔三差五的出去转悠,特别是淮国旧这种地方,合适的自然也会拿下。倒是也攒了不少东西。

    “还有,咱们的房子那边,你过去问一下他们新年怎么办?”

    陈清风点头:“这我晓得。”

    要说租房子,陈清风他们夫妻这种,还真是让房主省心不少的。毕竟,遇到寒暑假这种将近两个月的空置,房子他们是该交就交,从不为难人的。

    而且,因为他们上学的关系,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儿,方家人都会主动帮忙。这也就导致,陈清风夫妻一直按时买老方家的柴火。柴火这个东西,完全是无本的买卖,陈清风夫妻用的又多,所以方家人这一年靠着这个也攒了点小钱儿。

    总归,两家相处甚好。

    不过,要说陈清风他们那边,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他们的房子租给三家人,房租已然是比较低的,陈清风每次去收房租,总有那么两家期期艾艾,试图拖延。

    大抵,也是看陈清风是外地口音,又是一张白净的少年气脸孔。

    陈清风这人什么时候好欺负了,别看他长了一张不谙世事的脸,但是他可是做了好些年生意的人,去黑市儿都给走城门似的。对付这样的人,最知道这么办了!都不用费神,就把几家人唬住了。

    这两三个月倒是老实了很多,按时交房租,也没有那么多屁话了。

    “我估摸着,他们会退房。”

    平时交房租都要期期艾艾的,新年要空一段时间,他们哪里舍得浪费这个钱。

    姜甜甜:“退房就退房吧,过完年回来我们再招新的租客。总归这几家人都很一般。”

    陈清风:“好。”

    现在会租房的,基本很少有本地人,虽说现在已经有人开始回城,住房十分紧张,可是就算是住不下,四五十平的小房子挤十来个人,都是正常的。

    大家都没有出来租房这根弦儿。

    而且,也实在是不舍得拿出这笔钱的。

    真的会租房的,基本上都是实实在在没有办法自己住,亦或者是,外地来的。现在可没有什么打工的说法,还不允许做买卖呢!所以好些个,其实就是知青在乡下的男人或者媳妇儿。一家回了城,实在没办法只能自己找地方住。另外一种就是大学生的家属。这种就是很主流了。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家乡,总归不那么让人放心的。自然是跟来更妥当,而且大学生有补助,生活的困苦一点,总归是一家人在一起的。要不然,自家的男人或者女人,指不定就要寻找第二春,给自己甩了。

    这种情况,委实不少的。

    所以也有好些个就是学生家属。像是陈清风家的三个租户,都是这样的。

    其中一家是女人考上了大学,另外两家都是男人考上大学的。媳妇儿考上大学那家男人尖嘴猴腮的,虽然整天穿的板板正正的,但是就是他整天撺掇另外两个妇女拖欠房租,试图跟陈清风“抗衡”。

    他以为,现在租房的人少,所以是可以的拿捏住陈清风的,但是却没想到,陈清风二话不说直接让他们走人。

    正是因为他们这种身份,所以陈清风估摸着,他们是不愿意继续租下去的。毕竟,如果回家乡过年,那至少就要闲置一个多月了。他们想要被免掉房租。陈清风是一点也不愿意的。

    他宁愿空闲,也不干!

    这种事儿就是这样,好来好去,怎么都成。但是你跟我处处算计,我自然也会跟你处处算计,这些事儿从来都是这样。果不其然,那三家这次都是又拧成了一股绳。

    陈清风从房子回来,就看到姜甜甜和儿子正在吃烤地瓜,他含笑问:“给我尝一口,哪儿来的?”

    姜甜甜指了指主屋,说:“方大娘送来的。”

    陈清风挑挑眉,问:“她,有事儿?”

    姜甜甜点头:“她说,过年的时候她三儿子也要回来的,所以问我们能不能让出一间屋子给他们用。另外一间放我们的东西。当然,这个月的房租他们就不收我们的了。而且,等我们从老家回来,他儿子肯定也已经离开沪市了。她会把房间收拾妥当还给我们的。”

    陈清风问:“你答应了?”

    姜甜甜:“我说要跟你商量一下。”

    陈清风:“行吧,与人方便嘛,毕竟是人家的地方。”

    姜甜甜笑嘻嘻了起来,说:“咱们的房子呢?”

    陈清风:“他们三家都不租了。”

    这又不在两个人的意料之外:“他们明天都会搬走。”

    因为没有什么料想之外,所以夫妻俩也都没有讨论更多,只是把年前要准备的东西都整理了一下,随后又将另外一个房间里的东西都挪了过来。

    好在,那个屋子东西也不多,夏天的时候小七自己在那边住。冬天了还是都住在一起,暖暖和和的。

    最主要是,不用两个屋子都烧炕了。

    “我的箱子!”

    小七很重要的箱子,不可以丢下。

    姜甜甜:“好的呢。”

    这个箱子还是陈清风专门去黑市儿找人做的,来的可十分珍贵了。箱子是小七很重要的宝贝,里面放了他在幼儿园得到的奖状,还有他觉得特别好看的小石头,妈妈给他买的最有趣的图画故事书。

    “妈妈,我们要带箱子回去吗?”

    小七的小手儿放在膝盖上,软绵绵的问。

    别看这小家伙儿在家里是这个软萌的小可爱样儿,可乖可乖,在外面可是一个小老虎呢。

    姜甜甜:“不能带的,我们只有三个人,爸爸妈妈还要照顾小七。哪里拿得了那么多东西呢?你说对不对?”

    小七看着已经开始准备的大包小卷,点头说:“嗯。”

    他们家,确实很多东西。

    姜甜甜笑了,说:“小七的宝贝都放在这边,等我们回来,再看好不好?”

    小七乖乖点头。

    一家人在上海耽搁了四五天,这才踏上了回家乡的归途。因为他们错过了的学生返乡的高峰期,所以还是买到了卧铺。两三天的路程,不坐卧铺,真的太遭罪了。

    陈清风和姜甜甜可都干不来那种为了省钱而遭罪的事儿,他们又不是大傻子。

    两个人很快的下了车,陈清风抱着小七,深深的吁了一口气,说:“终于到家了!”

    “小六子。”陈清风听到有人叫他,顺着声音看过去,果然是二哥。

    陈二哥喜气洋洋的,小半年不见弟弟,只觉得他更加像是城里人了。

    陈清风:“二哥你可来了,来来帮我拿东西。”

    陈清风回来之前专程往家里写了一封信,写上了回来的时间。

    陈二哥赶紧把东西接过去,说:“你这人也是不靠谱,既然要回来,这么不早点写信。我们昨天才收到信,要是在晚一天。恐怕今天就来不及接你了。”

    陈清风:“我一定下来时间就写信了,不是我慢,是信走的太慢了。”

    强词夺理,这人也是第一号了。

    陈二哥:“走,咱们去汽车站。”

    陈清风疑惑的看他,说:“往公社走的车不是下午吗?”

    陈二哥点头:“对啊,是下午,不过咱们也没地方去,就去车站等着吧。”

    这个汽车站,跟火车站可没得比,除了售票厅之外,外面可都是露天的。夏天的时候不觉得,但是冬天,这可就十分“感人”了。陈清风幽幽的看着他的二哥,怀疑他二哥是不是要默默的干掉他。

    “走啊?”

    陈二哥看到陈清风停在哪里不动,说:“咋了?”

    陈清风幽幽的说:“二哥啊,大冷天,在外面待着,你可真是够呛啊。”

    陈二哥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挠了一下头,说:“那咱们继续在火车站待着?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往那边走。”

    仔细想想,这个主意也很好啊,陈二哥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

    陈清风:“……”

    就知道,他二哥是想不出什么靠谱的主意的,他颠了颠怀里的小七,直接说:“我们去找王桦树。”

    陈二哥:“哦哦对对,可以找他。”

    不过很快的,他小心翼翼的低声问:“可以这样直接过去吗?”

    陈清风反问:“为什么不能直接过去?咱们是亲戚,见个面蹭个热水没问题吧?再说了,你们平时,不是这样光明正大的去交货?”

    陈二哥果断摇头,说:“我们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陈清风:“……你们高兴就好。”

    他默默的望天,说:“走吧。”

    这么冷的天,他才不想在外面死扛着呢!

    再说,就算他能扛着,他媳妇儿和小七也不能啊。

    “你们不用每次都搞的这么神秘,人就是要坦荡一点,才更安全。”说到这里,陈清风摇摇头,说:“算了,你们不懂。”

    王桦树现在还在县里当临时工,不过已经不住在宿舍了,而是跟他大姐一家住在一起。三年前他大姐带着孩子再婚了,嫁到了县里。那个男人据说因为不能生离了婚,他跟王桦树在一个厂子做临时工。两人关系不错,王桦树的大姐偶尔会来看他,一来二去就凑在了一起。

    两家合力买了房子,现在是王桦树大姐一家四口,还有他大姐的婆婆及小姑子,以及他,一共七个人住在一起。据说,王桦树跟这个小姑子也定了亲,要结婚了。

    虽说,他们是“自由恋爱”,但是旁人未见得这么想,这个年头儿“换亲”这种事儿还是挺多的。虽然一些条件好的会比较看不起这种,但是倒也不让人侧目。

    王桦树没想到陈清风他们会过来,赶紧从厂子里请了假,带着他们回家。

    他边走边说:“我现在住在这边,你以后如果回来,可以来这边找我。”

    陈清风左右看看,这边不算是县里比较热闹的地方,不过距离黑市儿倒是不远。不知道王桦树选择这边,是不是有这方面的考量在里面。

    他笑了笑,说:“你家这个位置挺好。”

    王桦树意味深长:“千挑万选。”

    王桦树家是有人的,虽然奇怪他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但是看到身边还有客人,也热情的将人招呼进门:“快进来。”

    王桦树的大姐当然认得陈家兄弟,她也晓得自家能过成这样,多亏了陈清风愿意和王桦树合作。如果不是偷偷的鼓捣生意,他们家现在还吃了上顿没下顿。

    “甜丫头还记得我不?”

    姜甜甜笑呵呵的:“王大姐。”

    王大姐点头:“哎哎,对!”

    他们也好长时间没见了,她感叹的看着姜甜甜,感慨:“还是这大城市的水土养人。”

    姜甜甜认认真真:“王大姐,您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

    大家一愣。

    姜甜甜随即笑嘻嘻的说:“我这么好看,哪儿需要什么大城市的水土啊?我在咱们村里的时候,不也是最好看的村花吗?”

    王大姐:“噗!”

    刚才还有点小紧张,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这人竟然一点也没变。因为是记分员的关系,姜甜甜跟村里的妇女大概都能搭上话,不算是熟悉也是认识的。

    只不过好些年不见,多少有些生疏。

    但是万万没想到,她还真是没怎么办。

    “你们以后来县里,没事儿就来我家,不用客气的。”王桦树因为当年受伤断了腿的事儿有点沉寂阴郁了很久,时间长了,也就杨恒了少言寡语的性格。

    就算是现在有客人,也是一样的。

    他的话,还没有王大姐多。

    不过该说的话,他是会开口的。

    陈清风:“你当我是客气的人?”

    这确实不是。

    王桦树:“你这次回来待多久?过完年就走?”

    陈清风:“还没定,不过应该是会多住几天,我带了些东西回来。打算倒腾一下。”

    要是说起这个,王桦树可就来了精神了,他问:“你打算卖东西?”

    陈清风:“对,怎么?有兴趣?”

    王桦树点头:“年前能卖几天好的。”

    好像每到快要过年,那钱就不是钱了!大家花起来都没个感觉了!这个感觉,陈清风也是有的!

    他说:“我这次带回来的,都是稀罕的东西,我怕你吃不下!”

    王桦树认真:“我可以吃下一部分。”

    他看着陈清风,突然问:“你是不是……没听说?”

    陈清风挑眉:“听说什么?”

    王桦树一想,消息出来的时候,陈清风应该还在火车上,那么如果不知道,也是有可能得了。

    他难掩激动的说:“你果然不知道!”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