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强娶皇嫂:冷王的二手新娘最新章节!

    御花园里,处处鸟语花香,树木繁茂清幽,百花绽放,芳香四溢。含苞欲放的花朵上,都沾满了早晨的露珠。

    一名绿衣的宫装少女倚坐在树阴的秋千上,精致的小脸有着完美的弧度和轮廓,杏眼灵动,柳眉秀气,樱唇娇艳,活脱脱一大美人儿。

    而此刻,原本灵动的美眸却是黯淡异常,正闷闷不乐地倚坐着,眼神静静地凝视着远方,透露出一抹忧伤和寂寞,还有掩饰不住的思念。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抹高大英挺的身影……

    他白衣飘飘,丰神逸彩,俊挺绝伦,如谪仙一样,走进她平静的心湖,掀起一波波漪涟。纯澈而轻柔的声音、温熙迷人的笑容,还有那仿佛聚满天星光的深邃瞳眸,好像会把人的魂魄吸走一样,让人迷失其中,无法自拨。

    哎……少女叹了一口气,轻抚着手中的绣包,里面装有白蔷薇花,也是他最爱的花。

    若灵萱四处闲逛,无意中来到了御花园,一眼便看见前方秋千上的美丽少女,不禁讶然。咦?这不是上次皇帝寿宴中,跟侠王在一起的那个女孩么?

    好像……她也是穿越过来的耶……

    眼一亮,没想到能再次他乡遇故知,若灵萱顿时觉得像见到了亲人般欣喜不已!

    快步走了过去,喊道:“夏姑娘!”

    夏芸惜怔了一下,恍然回神,转过头。见到出现在眼前的女子,脱口而出。“你是……睿王妃?”

    “咱们又见面了!”若灵萱笑盈盈地看着她。

    “哇,你果然是变漂亮了。”夏芸惜睁大美眸,跳下秋千,新奇地围住她左瞧右看,啧啧出声。“怪不得奕枫哥哥说你脱胎换骨,真是一点都不夸张呢。”

    若灵萱笑得愉快。“谢谢!”

    “怎么你今天也进宫的?”惊讶过后,夏芸惜也十分欣喜,脸上绽放出如花笑颜。自从上次遇到若灵萱后,她就一直想和她聊聊,只是没机会罢了。

    “皇太妃邀请,所以我就来咯!”若灵萱耸耸肩,走到石凳上坐下。

    “哦~`”夏芸惜点头,然后很自然地坐到她身边,又问:“对了,你是怎么掉到这里来的?”对于这个,她很好奇。

    “不就是一个香焦皮,引发的倒霉穿越咯。”若灵萱单手撑着脑袋,兴味索然地叹气道,穿越到一个又肥又丑的失宠妃身上,没人比她更倒霉。

    幸亏现在容貌恢复了,要不然,她真要撞墙卡喀算了。

    夏芸惜呵呵一笑,明白她指的是啥,“那你现在总算守得云开啦。”

    “算是吧。”若灵萱撇撇唇,要是君昊炀大发慈悲给她一张休书,就真的守得云开了。“那你呢,又是怎么穿过来的?应该也是魂穿吧?”

    “我呀……”夏芸惜笑了笑,扬起自己的左手,一只紫色手镯便呈现在若灵萱眼前。“大概是,因为它吧!”

    “好美的手镯。”若灵萱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手镯整体是紫色的,异常的晶莹剔透,上面雕了些细致的图案,边缘泛着金光,造型和配色是独一无二的,充满神秘感。

    “这本是我夏家祖先留传来下的,记得我第一次见它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可是家人都不让我碰,说什么历史悠久,积聚了不少邪气……”夏芸惜淡淡地说道,回想起现代的一切,真好像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但是你实在是太喜欢了,所以就趁家人不注意,戴上了它,结果就穿越了。”若灵萱一下子便猜到了起因。

    夏芸惜睨眼她,微叹了口气,朱唇微启:“没错,谁让我一眼就喜欢上它了呢!”要是她肯听家人的话,不碰那个手镯,那么就不会来到这个地方,而且也不会认识君奕枫,现在就不会这么烦恼了。

    “你怎么了?”若灵萱嗅出不对劲,不由得歪头看她。怎么好端端的伤感起来了?

    “没……没事。”夏芸惜摇摇头,习惯性地绞着裙摆,眼底的忧郁却不自觉地流泻……

    “还说没事?你的脸上分明就写着‘我有心事’。告诉我啦,或许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呢!”若灵萱一脸关怀地看向她。

    虽然才第二次见面,但心中莫名地就对她产生了好感,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见如故吧。

    夏芸惜没有说话,只是失神地盯着远方,好久,才轻轻出声。“灵萱,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会怎么做?”她也很自然亲切地唤她的名字,像是两人已经认识了好久。

    “当然是勇敢地追求咯!”若灵萱毫不犹豫地道。当然前提下,她得拿到休书!

    “追求!”夏芸惜一怔,傻傻地问:“怎么追?”

    “不就是……”突然住了口,三八地瞅了瞅她,奸笑几声道:“嘻嘻,芸惜,难道你……爱上别人了?”

    越看越像呢,她这个样子,简直就就是恋爱中那些不知所措的小女子。

    果然,夏芸惜听她这么一说,俏脸顿时红通通的,可爱极了。

    “哟,我还猜对了!快说说看,哪家公子这么有福气,让我们的候府千金,夏二姑娘给看上了。”若灵萱笑眯眯地揶揄着。

    夏芸惜脸更红了,嗔瞪了她一眼,可随即,又落莫地垂下了脑袋。

    “哎呀,你当我是朋友的,就快说。”若灵萱有些心急地推推她。

    “说了又怎么样,我跟他,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一切只是她痴心妄想。

    “为什么?”

    夏芸惜站起身,神情更为黯淡,再次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因为……他快要成为我的姐夫了!”

    “啊——”听到她这么说,若灵萱还真是呆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夏芸惜喜欢的人,竟是君奕枫。

    曾听昊宇说过,君奕枫是有婚约在身的,出生的时候,就与夏候爷家定了亲,待夏大小姐十八岁,就迎娶入宫为王妃。算算来说,还差两年……

    难怪芸惜会说不可能了,的确是不可能!

    “这……那个,你怎么会喜欢上他的?”说完后,若灵萱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因为……

    “我想,没有女人会不喜欢他吧?”夏芸惜淡淡一笑,清澈的水眸,盈满恋慕和崇拜。

    若灵萱深表赞同的点头,自己就是其中之一。第一眼见到君奕枫就喜欢上了,到后来得知他有未婚妻,才断了想法,趁一切未太深时。

    “芸惜!”

    倏然,一道磁性温润的嗓声在前方响起——

    夏芸惜欣悦地抬头,看到前方那抹谪雅如仙的身影,立刻奔跑上前,喊;“奕枫哥哥。”

    君奕枫微笑上前,却看到她略显苍白的面容后,笑容一敛,眉蹙得紧紧的。“怎么了你,脸色怎么难看,身体不舒服么?”轻扶住她的肩膀,关切地问道。

    “没有,我很好。”夏芸惜摇摇头笑道。

    “真的没事?如果有不舒服的,就告诉奕枫哥哥!”君奕枫宠溺地抚摸着她的秀发,模样极为疼爱。

    若灵萱站在远远的看着,不知怎的,她老是觉得两人亲昵的样子,真的很像一对恋人……不,应该说是,君奕枫对待芸惜的态度,就好像芸惜是他爱的人一样……

    搔搔头,该不会是自己多心了吧?

    这时,前方响起了一个娇柔的声音:“君昊宇,你不要躲我了好不好,这么多天你累不累呀,我都累了。”

    昊宇?若灵萱一怔,忙转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的亭阁里,一抹高大的炙红身影正在奔跑,后面跟着异国服装的……天域三公主??

    黛眉一蹙,这是怎么回事?

    “拓拨莹,我也拜托你不要在追我了,好不好?”君昊宇健步如飞,丝毫不放松。该死的,天域国主干嘛要让女人学武功,而且还不弱。

    “当然不好,这辈子我是追定你了,有本事你就躲吧,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三公主拓拨莹毫不气馁,这男人她是要定了。

    “那你就试试看。”君昊宇说完,脚步一点,跃出了亭阁。

    跟着没多久,就看到了前方的娉婷倩影,微怔了下,随后绽开一抹笑,施展轻功飞奔至她跟前。

    “灵萱,你怎么也会进宫的?”语气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他真的很想念她/

    “皇太妃邀请我,所以我就来了。”若灵萱淡淡带过,,随后看了一眼正奔跑而来的女子,撇了撇唇,“怎么你,又给她缠上了?”

    “别提了,总之我就倒霉!”君昊宇手一甩,十分无奈。

    不过他还是很庆幸,这女人没有让父皇下圣旨,逼自己娶她,只是追着他四处跑,但这也够烦人的了。偏偏她是邻国公主,他不能赶,只能躲!

    “君昊宇,看你还往哪里逃?”很快,拓拨莹就出现在两人眼前。

    君昊宇懒得理会她,当她不存在。转首看向若灵萱,邪魅的双眸里皆是柔光。“灵萱,你要出宫了吗,不如一起吧。”

    难得见面,他还想跟她相处一会儿。

    “好。”若灵萱微笑点头,有个伴当然好。

    “慢着,不准走。”拓拨莹这时才发现还有个女人在场,然后看到俩人正要相偕离开,急忙喝了一声。直指若灵萱,酸味十足地问:“你是谁啊,跟昊宇是什么关系?”

    若灵萱转眸,扫了她一眼。“三公主不认得我了,看来我那两箭,吓得三公主不轻呀,连人都认不清了。”

    听着这含讥带讽的话,拓拨莹怔一下,下意识地打量了她一番,霎时瞪大了眼睛。“是你/!”

    这个在睿王府拿箭射她的那个胆大包天的下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了看若灵萱的打扮,一身蓝纱宫装,眉目透着隐隐的威仪,散发着与生俱来的气息,与上次在睿王府见到的简直天差地别,不禁又愣住。

    “你到底是谁?”这样装扮,不会是奴婢。

    “你不需要知道。”若灵萱双手抱胸,就是不爽告诉她。

    “大胆!你敢这样对本公主说话。”听到如此挑衅的话,拓拨莹顾不得形象,顿时暴跳如雷,大步上前指着若灵萱。

    岂料她这一举动,让君昊宇误以为她要伤害灵萱,忙喝一声。“你干什么?”大手同时一推,拓拨莹脚步跄踉几下,站立不稳地摔倒在地上。

    她眉一皱,忍住膝盖的痛,站起身怨怼地怒视他。“君昊宇,你居然为了她,这样来对我?”

    “三公主,请你自重,若是再敢伤害我的朋友,别怪我不客气。”君昊宇冷冷地道,他真是忍她忍得够久了。

    “她是谁?你为什么这么护着她?”拓拨莹激动地冲他大吼。不喜欢她看上的男人维护别的女人。

    “与公主无关!”君昊宇懒得再理会她,转眸对旁边的女子道:“灵萱,我们走吧!”

    若灵萱点点头,她也不想再待在这里。

    可就在刚刚转身没多久,就感觉身后一阵阴风带着十成的功力向他们袭来。

    君昊宇本能的转身,双手变掌迎了上去,但是他却用了五成的功力,他不想伤害她。语带怒道:“公主,你别太过分了。”感觉到他并未用全力,拓拨莹旋即收住手,瞪着他道:“君昊宇,这次我就放过你,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拓拨莹看上的人,就一定会追到底,一定会让你娶我的。”

    “痴心妄想。”君昊宇一脸不屑。

    “那你等着瞧好了。”拓拨莹很有信心,她可是越挫越勇。

    君昊宇没再理会她,也不想跟她多作废话,拉着若灵萱大步离开御花园。

    一直在那边看着听着的君奕枫,不禁莞尔一笑。“看来七弟这次是遇到对手了!”看那公主的样子,不达目的不罢休呢。

    夏芸惜却是皱了皱眉,怎么她似乎觉得,七殿下对灵萱,好像很不一般呢……

    **

    马车上,若灵萱想到了刚才拓拨莹的话,不禁揶揄道:“你还艳福不浅嘛,堂堂公主为了你,不顾公主之尊地追着你跑,可见用情深着呢。”

    君昊宇看了看她,眼中带着一丝戏谑,不禁打趣道:“怎么,萱萱吃醋了?”

    “你回去躺床吧!”若灵萱横了眼他,轻啐道。这两个字永远都不会跟她沾上边的。

    “这样说,好让我失望哦!”他凑近她,语气十分的魅惑。

    耳衅突然一阵热气袭来,让她不由得打了个颤,没好气地道。“你给我正经点。”每次他靠这么近,她都好不自然。

    看着她嫣红的俏脸,君昊宇微勾唇角,牵起一丝笑意,视线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话说回来,那个三公主还长得挺美的,似乎要娶她,也很不错呢。是不是,灵萱?”他故意看向她。

    “你爱娶谁就娶谁,跟我说干什么?”若灵萱翻了个白眼,口气很冲。

    “真的?那我明天就向父皇请求了。”

    “随便!”

    见她气呼呼的样子,君昊宇心情愉悦地扬唇轻笑起来。

    “你笑什么?”若灵萱不由得怒瞪他,觉得他的笑很碍眼,好像自己的心事都被他看穿了似的很不爽。

    “没什么。”君昊宇耸耸肩,笑意不减。

    若灵萱有些气恼,更觉得憋闷,干脆撇过头,不理会他,也不再说话。

    君昊宇仍是看着她,突然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可爱,眼神越发柔和下来……“灵萱,我不会娶公主的。”突然,他冒出了一句话,语气十分认真。

    “呃?”若灵萱微怔,不禁回过头,却撞进他深邃的幽眸里。

    君昊宇目不转睛地直直盯着她,眼神里似氤氲着一丝情愫,温热而柔软。若灵萱不由得低下了眼脸,长长的睫毛覆盖住她一时的慌乱。这样的君昊宇让她感到很不自在,好像有什么东西噬咬着她,本能地想闪躲想避开。静谧的车厢里,仿佛弥漫着浅淡的暧昧不明的气息。轻捧起她的脸蛋,唇缓缓的落下……“王爷,睿王府到了。”马夫在外面喊道。

    若灵萱像现在才惊醒似的,忙推开君昊宇,脸色一片绯红,不知所措。“我……我回去了。”说完,飞快地跳下车,直奔王府。

    君昊宇没有阻拦,只是静静地凝望她渐渐消失的背影,薄唇微勾,扬起浅浅的弧度,眸底也泛着盈盈温柔……

    若灵萱一鼓作气冲回清漪苑,想起刚才的一幕,脸上的红云依然没有消退,心中也砰砰跳个不停。

    “咦,小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正在修剪盆栽的多多,奇怪地觑了主子一眼。

    “没有啦,只是刚才奔跑着回来,有点热吧。”若灵萱摸了摸发烫的小脸,不太自然地道。

    “哦。”多多不疑有它,跟着,想起了小姐进宫的事,忙问:“小姐,事情怎么样?皇太妃有没有为难你,林侧妃没有升平妻吧?”

    若灵萱摇摇头,深吸口气让自己纷乱的心冷静下来,唇角微掀起一抹笑。“放心,以后都不会有人再提平妻的事了。”

    她知道,只要君昊炀一开了口,就算是皇太妃,也不会多加插手了。而且这回,恐怕郧国公的心也不在这,他该想着的,是要怎么保住自己,不被君昊炀查到!

    “那就好,多多就放心了。”多多立刻眉开眼笑。

    “小姐,午膳准备好了,你要用了吗?”这时草草听闻主子回来了,赶紧来到小厅请示。

    “好,端进来吧。”

    “是!”

    不久,美味佳肴一一摆上桌,这时,殷素莲也来了。

    “姐姐,我听说你被召见皇太妃,怎么样,没事吧?”她极为关心地问道。

    “没事,都过去了。”若灵萱挥手笑笑,随后亲切地招呼她。“坐坐,你一场来到,就在这里陪我用膳好了。”

    “好呀。”殷素莲浅浅一笑,走到餐桌前落座。

    这时,多多又端来一盘清蒸鱼,这是若灵萱特别吩咐的,吃了这么一阵子的肉,现在想清淡一些,免得贪吃过度,让自己好不容易瘦下来的身体再长胖……

    “来,素莲,这鱼是我用秘方蒸的,很好吃哦,你尝尝看!”若灵萱举起筷子,夹了一片鱼送到她的碗中。

    “谢谢姐姐。”殷素莲笑着,将鱼片放进口中,却突然感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呕。”顿时,胃一阵不舒服,忍不住往一旁呕吐起来。

    若灵萱见状一惊,急忙扶住她,担心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一旁的多多立刻递过干净的面巾,让殷素莲擦擦唇角。她摇摇头道:“不知为什么,最近老是头昏,想吐,身子无力。”

    话落,再次干呕起来。“多多,快请大夫。”若灵萱立刻吩咐。

    “是。”多多急急而去,若灵萱便搀扶着殷素莲起身,走到软榻坐下。

    那边,君昊炀刚回到锦瑟楼,就看到林诗诗等在书房,欲言还休地看着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

    君昊炀面无表情地踏步而进,走到案桌前坐下,好半响没有出声。

    可正当林诗诗想要开口的时候,他却突然淡淡地说道:“本王不想落人口实,王府正妃只有一个,你侧妃的身份已经相等于平妻,莫要再往此事多作纠缠。”

    林诗诗脸微白,紧咬着下唇。

    他这是在警告她么?但他可知道,她想要的,只是能与若灵萱同等的地位,最起码不是个高级的妾。她以为,以他对自己的宠爱和信任,一定是会给自己这个名份,所以她才会任由父亲在幕后安排一切。可万万想不到,他居然会当众拒绝!甚至现在还来警告她……

    `心一酸,眨了眨泛红的眼睛,亲自上前斟了一杯茶,柔声细气地道:“臣妾知道,是臣妾逾越了,日后绝不会再提此事,让王爷为难。”

    纵使心有不甘,脸上也没有表现出来。她不想让他认为,她是有野心的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