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笔仙总是被召唤最新章节!

    “这是……哪?”

    柯荆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无语问苍天。

    他是被一阵热浪吹醒的,睁眼就发现自己侧身躺在一片金黄色中。眨了眨眼,坐起身,才发现自己是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漠中。

    这里很漂亮,黄色的沙子在耀眼的阳光下呈现瑰丽的金色,远方的沙丘起伏曼妙,呈现出令人惊艳的美感。

    但再美也不能改变它是沙漠的事实--比之前的小星球环境更残酷的沙漠。

    白鹰仅存的一点能源耗尽,在能源转换系统被修复之前,他只能以戒指的形态安安静静地待在柯荆的手指上。

    柯荆从来没这么惨过,只身一人在荒无人烟的大沙漠里找出路。

    但他的思维很清晰,内心很冷静。在这种环境下,第一件事是生存,他必须找到绿洲。

    就算是外星球的沙漠……也应该是有绿洲的吧?柯荆不确定地想。

    广漠无垠的大沙漠,除了柯荆没有一点生物的迹象,连一颗沙地杂草都没有,和地球上的沙漠完全不同,甚至连枯木都没有,是真正的荒芜。

    柯荆连续走了几个小时,鞋子早就被磨破,被磨伤的两只脚掌快速痊愈后又开始新一轮的磨伤,如此反复,而且刚痊愈的皮肤较之前更加幼嫩,被磨烂的速度就更快,到最后好的没有伤的快,脚掌逐渐变得血迹斑斑。

    他一路走来,身后留下两行长长的血脚印。

    柯荆咬着牙直吸气,脚底板是钻心的痛,但他知道不能在这种地方停下,一旦停下精神萎靡就是等死了。

    等到疼的麻木了,他还能苦中作乐地自嘲,这血迹还能做路标,保证我不会转圈子而是一直在往前走。

    话说我果真已经不是人类了吧?留了这么多血居然到现在还没脱水,难道我还有快速回血功能?这样也不错,至少不怕找不到绿洲就翘辫子。

    柯荆一边走一边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天色渐渐变黑,温度开始快速下降,强烈的冷风从远方携卷着黄沙迎面扑来,柯荆被呛了满口满鼻的风沙,不得不俯身卧在地面,暂时等风过去。

    这样不行。柯荆一躺下才发现自己的双腿疼的发胀,小腿肌肉一下一下地抽筋,自己已经走太久了,必须休息一下。

    他等风沙完全过去,拍掉身上的沙子,揉了揉眼睛,在暗淡的星光中四处找寻遮蔽物。

    不远的地方有一处覆盖着岩石的沙丘,巨大的岩石下有一处凹进去的阴影,看起来很像小洞穴。

    好的,就是那了。柯荆拖着酸胀痛的双腿,缓慢地朝岩石挪移。

    走得近了,他才发现岩石下的阴影真的是个洞穴。这个洞穴虽然看起来狭小但进去之后比想象中要大得多,而且深不见底。

    柯荆眼皮一跳,有些疑惑,这不合理!这个洞穴的可见深度比岩石还要长,沙丘里不可能有洞穴,那么就是说这个洞穴其实是通往地下?

    那么要不要走到底看一看呢?按照无数小说游戏电视剧的设定,深不见底的洞穴妥妥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兆。

    纠结了几秒,柯荆下定决心。觉得与其这样休息一下再漫无目的地走,还不如去探下虚实。

    反正鬼怪丧尸江湖魔头机甲星战他都见过了,就算有危险还能冒出来什么新品种吗?

    柯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扶着洞穴的墙壁,深一步浅一步地深处走。

    越到里面越暗,到最后一点光都没有,周围是完全的黑暗。

    在寂静的黑暗中,柯荆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他不知走了多久,忽然感到脚下的路变得十分平滑,简直就像无缝对接的瓷砖地板,一直扶着的墙壁也变得冰冷光滑。

    这是什么?柯荆忽然在墙壁上摸到一个突起,仔细用指腹感受了下像是开关按钮。他试探地轻轻一按--

    白光乍起,黑暗顿消。

    柯荆不适地闭上眼,缓了一会,才慢慢睁开眼,擦掉眼眶里被光刺激出的眼泪,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一瞬间,柯荆有种又穿越了的感觉。

    长长的白色过道,明亮的节能灯,墙壁上的按钮,以及过道尽头的门--这一切都不符合这个时代的画风,反而非常像地球二十一世纪的……医院?

    柯荆不再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地向过道尽头的门走去。

    他摸上门把手,精神有些莫名的紧张,门后面会有些什么呢?

    深呼吸,一扭一推。

    干净、明亮、纯白、安静,纤尘不染。

    像实验室又像病房,这是柯荆推开门后的第一感觉。

    他不由自主地走进这个宽阔却封闭的房间。

    几乎只是一眼,柯荆就被吸引了目光--空荡荡的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中间的那个人。

    从身形上判断这是一个年轻修长的男人。

    他安静地沉溺在清澈透明的无色液体中,浓密的黑色长发像海藻般缠绕着□□的身体,脸也被黑发遮盖了大半,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他的肤色很白,在黑发的映衬下就显得更加苍白。

    看着这个人,柯荆的心忽然升起一股淡淡的悲哀。

    整个房间里只有这个像鱼缸一样的透明圆柱状封闭仪器,而这个男人就是鱼缸里沉睡的鱼。

    谁也想不到,在这了无生机的大沙漠的地下,有这样一个人以这样的姿态沉睡着。

    除了西塞罗那个野心家。

    如今又加上了误入的柯荆。

    柯荆一步一步走近,直到伸手便可触及无色仪器。走得近了,他才发现这个男人心脏处的黑色花纹。

    那是很奇怪的花纹,弯弯曲曲地缠绕在一起,有点像字又有点像徽章印记。

    那一刻柯荆什么也没想,大脑一片空白,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摸。

    指尖隔着厚重的玻璃触及男人心脏处的黑色花纹,柯荆诡异地感觉自己仿佛无阻碍地碰到了男人。

    几乎是同一时间,柯荆的思维深处连上一条纤细的线,紧接着纷乱狂暴的精神洪流漫天涌来。

    柯荆颤抖着闭上双眼,感觉自己仿佛落入一片无边的海洋,他顺着精神洪流追去,在这庞大的精神海洋的海底竟是一片葱葱郁郁的绿色森林。

    初雨后的森林分外清新,遮天蔽日的高大乔木枝叶繁茂苁蓉,树边还有不知名的野花开得正艳,在微风中摇摇摆摆。

    柯荆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几乎忘记了自己只是在别人的精神思维世界里。

    前面有一栋小木屋,在阳光下泛着暖暖的微光,木屋边用灌木丛围了一个小栅栏,形成一个小小的院子。栅栏外还有一汪清澈的小水潭,正不断地冒着干净的泉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