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渣男洗白白最新章节!

    许唯一以一顿可口而又丰盛的晚餐求得了自己闺女许一心的原谅,并且再三保证了自己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弃女”的意图了。

    晚饭过后,许一心乖巧的帮忙收拾碗筷,陪着宋玉在厨房里洗碗,而许唯一则躺卧在沙发上随意的切换着电视频道。

    茶几上的手机“嗡嗡”地响了两声,许唯一随手拿了过来,是俞骋的短信。

    ——你那心尖尖儿的初恋刚刚问我怎么这些天都不见你来看他。啧~

    许唯一看着短信,有些头疼,自从那天把杜衡远一个人放在医院后,许唯一就再也没有去过医院。

    倒不是他不想去看杜衡远,说实在话,许唯一在心里担心杜衡远担心的要命。

    姑且撇开不说他喜欢杜衡远这层感情,光就杜衡远是被他打伤的这件事,他就不可能不担心。

    况且许唯一知道,因为破相才住院这事儿,依照杜衡远要强的性子,是肯定不会告诉家里人的。

    换句话说,也就是除了医院的医护人员外,是没有一个人在照顾着受伤的杜衡远的,这让他如何能不担心。

    可是宋玉有多介意杜衡远,许唯一比谁都清楚,他这边刚和媳妇儿和好,不管从哪个角度思考,他都没那个胆儿赶着刚和好的阶段去医院照看杜衡远。

    但担心的心情是不可能消散的。

    杜衡远躺在医院没人照顾这件事儿,让许唯一坐立难安。所以第二天他就找了俞骋,要他代替自己每日去医院探望,然后再把杜衡远每日的情况短信汇报到他这里来。

    根据俞骋的汇报,许唯一大致了解到,前几日,由于脸部没有消肿,杜衡远每日都沉浸在自己破相的悲痛中,不能自拔。他不想一醒过来,就面对自己的脸,所以俞骋前段时间去探病的时候,杜衡远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睡中,二人也就没有什么过多的交谈机会了。

    昨晚收到的短信里,俞骋说杜衡远的脸已经逐渐消肿了,医生也说恢复的很好,痊愈后应该不会对面部造成什么影响。

    许唯一看到这条短信时,心里别提多开心了,悬在心口的大石头也终于落了地,但紧接着俞骋的又一条短信让许唯一的心又提了起来。

    ——他今天心情挺好,但是我去的时候貌似在找什么,我觉得他应该是在找你,你真的不来看看?

    许唯一看着那条短信,心里一阵难过。

    条件反射让他几乎差点脱手打出“我现在就去”的字样发送过去,可一旁宋玉安静的睡颜让他只能回了条违心又肉疼的“还是你去吧”。

    所以,今天收到这样的短信,也早在许唯一的意料之内。

    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伸长了脖子看了看厨房里一大一小的背影,心烦意乱的回了句无关紧要的话。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不是要你多陪陪他的吗?!

    那边很快回了信息。

    ——许大爷,已经九点多了好吗?我也要过自己的生活啊!更何况你的心尖尖儿根本不需要我的探望,╮(╯_╰)╭。你知道他哀怨地看着我问你为神马不去看他时,噢!那眼神儿,看的我心都碎了!

    许唯一知道俞骋那臭贫的个性,也知道他嘴里形容的杜衡远的表情十有*是假的,可他依旧被撩拨的坐立难安。

    他把短信从手机里删掉,然后烦躁扔到了一边。

    宋玉和小丫头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发现原本躺在沙发上的许唯一不见了,抬头看了看客厅墙上的时钟,已经九点半了。

    宋玉哄着小丫头上了楼,又伺候着洗漱完毕,然后检查了小丫头的家庭作业,最后讲了睡前故事,等小丫头彻底睡熟了,才轻手轻脚地下了楼。

    各个房间都找了一圈,最后他在阳台上找到了正在抽烟的许唯一。

    宋玉没有直接出声喊人,他看着许唯一被夜风吹起的头发和一旁烟灰缸里半截半截的没有燃尽的香烟,他知道许唯一在为什么事情烦心着。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站着,直到许唯一察觉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宋玉。

    秋夜的风已经让人感觉到凉意。

    许唯一按灭了香烟走了过来,用手触了下宋玉的指尖,发现他的手有些冰冷,于是心疼地赶紧脱下外套把他罩了进去,然后拥进怀里走到了刚刚的位子前,看外面的夜景。

    两个人继续保持着沉默,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却都心不在焉着。

    宋玉感受着许唯一怀抱里温暖,感知着许唯一贴在自己后背上强劲儿而有力的心跳。

    他自私的想着,这一切如果都是他一个人独自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