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渣男洗白白最新章节!

    许唯一这几日异常的狂躁。

    从宋玉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到目前为止他一点儿媳妇儿的消息都没有。

    宋玉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了踪影。

    许唯一派去跟在宋颜身边的人也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许唯一觉得自己如果再找不到一丁点儿线索的话,他就要发狂了。

    俞骋每日一则慰问电话固定在下午六点打过来,许唯一听着电话的响声,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突”地狂跳。

    他接起电话,直截了当地问道:“有消息吗?”

    俞骋在电话那头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就听见许唯一这头,声音里有着按捺不住的狂躁,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没有,宋玉的那个妹妹这几天来都没有异常的通信情况。”

    许唯一得到这个没有用的消息,瞬间,捏碎电话的心都有了。

    他这几天来只要一闭上眼,就会不可抑制的梦到那天在车里梦到的梦,他被那个逼真的梦搞得整个人都开始神经衰弱了,又加之这几天来,各种令人失望的消息,他觉得自己现在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俞骋听许唯一那边一直不说话,知道对方心里肯定是着急的不能行,可是世界这么大,一个有心要藏起来的人,哪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可他也不能放着许唯一的情绪不管,只好劝说道:“你也别太着急,宋玉这是有意要躲着你,他还生着气呢,你与其这么着急得找到他,不如想想,万一找到了,你该怎么说。我觉得这次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要是宋玉,我恨不能直接给你脑瓜子一子弹。”

    许唯一扒了扒自己的头发,烦躁的情绪一点儿都没有得到缓解,他知道俞骋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可是他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现在的情绪,他也知道俞骋这些话是在安抚他的情绪,可是,宋玉一天找不到,他就只可能更加的狂躁,那句别太着急说起来容易,可是要去做,却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但这次的事情也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于是,许唯一极其烦躁地回了句,“知道了!”

    俞骋明白自己的三言两语对于现在的许唯一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可他也没别的更好的方法,只好沉默着不做声。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俞骋突地想起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于是突然道:“对了,有个事儿我忘记跟你说了,我昨天跟朋友去喝酒的时候,听说陆朗这几日都不在部队来着,据说是去参加他表弟的婚礼。他那个表弟不就是宋玉妹妹的未婚夫吗?你都在F市呆了三天了,你就没见过他?”

    许唯一暴躁地说:“我他妈媳妇儿都丢了三天了,谁他妈有功夫关注那小子!”

    俞骋在电话那头撇了撇嘴,有些嫌弃许唯一的智商,他说:“我记得你当初可跟我说过,陆朗对宋玉的感情不一般啊。”

    这不提还好,一提算是彻底踩到许唯一的雷区了,俞骋在电话这头就感觉到了许唯一要吃人的架势。

    “那小子对我媳妇儿根本就是图谋不轨,别看他掩饰的挺好,我他妈全看在眼里了,要不是我捷足先登,我媳妇儿现在指不定是谁的呢!”

    话刚落,许唯一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光,他急忙对电话那边的俞骋交代说:“你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查一下陆朗的通讯情况。”

    俞骋不知道许唯一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句,可他直觉是很至关重要的事情,也就没再多问,应下了这事儿,就挂断了许唯一的电话。

    许唯一独自站在酒店的房间里,只觉得一股不祥地预感爬满了他的心脏。

    —————————————我是卖萌哒分割线————————————

    宋颜在接到许唯一电话的那个上午就打算去酒店告诉他哥许唯一来F市的事情。

    她打电话给自己的未婚夫,想跟叶延说,把两人约好的试婚纱的事情推到下午再去。

    不过,也多亏了她先打了个电话给叶延,才避免了自己白跑一趟的悲剧发生。

    叶延接了她的电话,直接告诉她说,她哥昨晚就跟陆朗一起去了A市。

    宋颜一听,觉得他哥不在F市正好避免了被许唯一找到的危险,心里很是开心,可转念一想,宋玉回他们原来居住的A市干嘛啊?

    她左想右想,想不明白,于是就问了叶延,叶延便告诉她说,两人貌似是去看一个已故的朋友了。

    这边,宋颜一瞬间就明了,知道宋玉八成是去看苏怡姐姐了,那个曾经差点成为她嫂子的漂亮姐姐,她想他哥八成是要伤心了,可这心也是早晚都要伤的,宋颜也就没再多问。

    最后,她哥和她那未曾谋过面的夫家表哥在A市呆了三天,然后,叶延说他们今晚回来,于是,几个人约好在咖啡厅小聚一下。

    宋颜坐在咖啡厅里小嘬了一口咖啡,有些不开心地对一旁坐着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