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渣男洗白白最新章节!

    宋玉出门相亲,结果,中午不到就回了家,自然是惹得宋母极其的不高兴。

    但是,看到儿子回来后,似乎带着很重的心事,宋母以为宋玉是在自责,所以,一时间,还是难免心疼自己儿子,于是,对于搞砸相亲这件事情,也就只是稍稍地责备了宋玉一两句,便作罢了。

    宋玉对于母亲的责骂基本上是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心里还在想着柏印说的那些话。

    原本,柏印替许唯一打抱不平这件事情,宋玉是很能理解的。

    毕竟,柏印和许唯一是朋友,不管许唯一做得对错,对方站在朋友的立场上,帮朋友说话,本就是件无可厚非的事情,只是,柏印那句“他为你豁出去了那么多”,却让宋玉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清楚,究竟是什么意思。

    回家之后,宋玉为了那句话,整整想了一天,可是,都没能想明白。

    到了夜里,这个问题困扰着他久久不能入眠,所以,第二天,到了工作日,宋玉只能顶着两个厚重的眼圈,精神不济的上班去了。

    结果,到了班上更惨。

    这个问题依旧扰乱着宋玉的心,再加上他前一夜基本没有睡的原因,直接导致宋玉在讲台上严重的注意力不集中,讲课的时候也是连连口误。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宋玉回到家里,连饭都没吃,就扑进卧室的床里,早早地入眠了。

    然而,这一觉,他也没能睡好。

    一整个晚上,他几乎都在做着和那个问题相关的梦。

    于是,醒来后的宋玉决定,跟学校请假,然后,去赴柏印的约。

    下午两点的时候,宋玉准时到达了‘裕景’茶庄,柏印看起来早已经在那里等候他多时了。

    宋玉落座后,奉茶的侍应生便过来斟了茶,等一切都弄妥当了,那侍应生便带上了门出去了。

    宋玉低头瞧着那花纹精美的瓷杯子里盛着的茶,其颜色和气味儿都是异常诱人的,于是,便端了起来,打算小抿一口尝尝味道如何。

    柏印见宋玉已经把瓷杯子端了起来,然后,不慌不忙地说:“你就不怕这茶里有毒吗?”

    宋玉一听柏印这么说,端着瓷杯子的手直接僵了一僵,倒不是说,他害怕,所以,才僵了手,而是,他觉得自己被柏印讲得这个冷笑话给冻僵了。

    他在心里颇好笑地吐槽着说:“你以为这是宫斗吗?还茶里有毒,=_=||,鹤顶红?还是,含笑半步颠啊?”。

    但是,在表面上,这些吐槽的话,自然是不能说出口的,于是,宋玉顺着柏印的话往下接道:“不能吧,哈,哈哈……”

    柏印看着宋玉的表情,讪笑道:“怎么不可能。不久前,我就经历了一次,就在你撞见我和唯一的那天。”

    宋玉尴尬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心里一惊,因为,柏印的话听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是玩笑话。

    如此说来,柏印说的话都是真的了。

    那么,对方既然是在那天吃饭的时候中了毒,岂不是意味着许唯一也同样中了毒吗?

    宋玉这样想着,一颗心都乱了起来。

    他回想,似乎就是自那日之后,许唯一便再也没有给自己发过短信了,然后,不久,他就发现了许唯一扔掉的杯子,知道了许唯一其实就是住在陆朗房子对面的邻居,只是,那个时候的许唯一已然是人走楼空了。

    宋玉觉得许唯一一定是出事了,不然,他是不会把那套杯子扔掉的。

    于是,他慌张地问道:“许唯一呢?他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

    柏印把宋玉焦急的表情尽收眼底。

    说句实在话,他说这件事情,其意义就在于试探宋玉,眼下里,他瞧着宋玉已然是一副焦急万分的模样了,一瞬间,便明了了对方心中仍旧是放心不下许唯一这个人的事实。

    柏印心中有气,可面上却是气定神闲地端起了自己面前的瓷杯子,小抿了一口茶,然后,又把瓷杯子放到了回桌上,才不慌不忙地说道:“现在还担心着前夫的安危,这要是给你如今的女朋友知道了,你说,她是会高兴呢?还是会不高兴呢?”

    宋玉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这会儿简直是心急如焚,于是,面对着阴阳怪气的柏印,他只好冷下了声音,然后,说道:“我只问你,许唯一是死是活。”

    柏印并不看着宋玉,他瞧着自己杯子里的茶,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过了半晌,才缓缓地问道:“你指哪种死活呢?”

    宋玉虽不能明白柏印现在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许唯一现在必然是还活着的。

    有了这个认知,他那颗焦灼着的心便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他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才开口回答了柏印刚刚的问题。

    “不管是哪种,只要人还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呼吸,就算是活着。至于其他的,我并不想关心。”

    柏印听着宋玉义正言辞的话,禁不住笑了起来,他先是隐忍着低低地笑,随后,便带着嘲讽的意味,放声地笑了起来,虽在嘲笑,却是真真正正的笑声。

    宋玉听着柏印的笑声,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阵的厌恶。

    其实,他对柏印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知道的信息,最多不过是柏印是许唯一大学时的朋友,但是,如今算来也已经有十年不曾联系了。

    对于这次柏印的意外出现,以及意外邀约,宋玉在心里,是一丁点儿都猜不出原因。

    而他之所以会来赴约,则完全是出于……出于,出于什么呢?

    宋玉犹豫了,他究竟是出于什么心理才来赴地这个约呢?

    朋友间的关心?不,他和许唯一已经算不上朋友了。

    好奇?也不,谁会对一个和自己连朋友都算不上的旧识的过去事情好奇呢?

    那是什么,宋玉答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