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渣男洗白白最新章节!

    陆朗看着眼前捧着牛奶杯,嘴上挂着一圈新鲜的牛奶渍,并且还在跟自己说着要把一切计划都从长计议的宋玉,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地痒痒儿。

    他实在是想要亲自去舔掉那圈十分碍眼的牛奶渍!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如果说,他现在真身体力行地舔掉了宋玉嘴上的那圈牛奶渍的话,估计,对方会被他直接给吓跑的,于是,考虑到这点的陆朗在心里暗自咽下了自己满满的口水,决定还是先把自己已经和母亲出柜的事情先向宋玉坦白了比较好。

    “你这个建议如果能够再提早一点儿说就好了。”,陆朗语气稍显可惜的说着。

    对于自己嘴上现在正挂着的一圈牛奶渍,宋玉根本就毫无意识,他被陆朗刚刚的那个回答给搞得有些晕晕的。

    这话什么意思啊?宋玉心里想。

    似乎是看出了宋玉心里的疑惑,陆朗摸着自己的下巴,好心地解释道:“恩……,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按照我们的计划,把事情都跟我妈说了。”

    面对着眼前这个霹雳的消息,宋玉直接张大了嘴巴,幸好他这会儿嘴里的牛奶已经全部都咽了下去,否则陆朗就能直观的欣赏到自己心上人吐奶的场景了。

    宋玉目瞪口呆且难以置信地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轻松的陆朗,而他嘴上的那圈牛奶渍在他现如今的面部表情衬托下,显得格外的滑稽加搞笑。

    “骗……骗人的吧……”,宋玉完全不能够接受的说道。

    陆朗面对着宋玉的质疑,毫不留情地摇了摇头表示否认。

    宋玉被这个否认的摇头给猛击了一下脑袋,他怎么都没能料到,事情居然在他还没有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就那么样的发生了,那些他再三地考虑了,并且精心准备了N久的话一句都没能够派上用场,这会儿,他只感得自己的人生都灰暗了。

    陆朗由着宋玉独自一人沉浸在自己由震惊到绝望的世界里,决定等对方好好地消化了这个事实之后,再说那些其他的事情。

    宋玉安抚着自己已经被无数头草泥马践踏地粉粉碎的小心脏,只是,那些个安抚起到的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只要他一想到陆母明天见到他的时候可能会露出的表情,进而又想到自己妹夫一家人如果在得知了这个让世界都为之震惊的消息后,会做出的反应,就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去买一张通往天台的票了。

    陆朗本想让宋玉自个儿去接受这个消息的,可是,当他看到宋玉那张愁眉苦脸,几欲要哭的衰脸后,心里又不忍落了。

    他自然是明白宋玉现在到底在忧愁着什么,无非是害怕别人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会做出的反应,于是,总是心先软下来的陆朗主动开口说道:“在害怕我妈明天见到你时会做出的反应?”

    宋玉双眼含着泪点头承认了。

    陆朗觉得宋玉的反应实在是太超出正常的反应范围了,那些可怜巴巴的表情,让他觉得既好笑又心疼。

    “她不会对你怎样的,虽然说,这个出柜的消息的确让她难以接受,可是,作为母亲,她还是接受了。你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现在还有可能这么完好的坐在这里和我谈话吗?”

    宋玉听着陆朗条理清晰的分析,然后,他觉得对方的话很是有道理。

    的确。按照正常父母的反应,如果说对于自己儿子出柜的行为坚决反对或者完全不能够接受的话,又恰逢和自己儿子出柜的男人现在就在自己家里的这种绝好时机,父母应该是立马就把对方男人给就地打死才是正解。可是,看着自己现在还能完好的坐在这里喝着牛奶,而且刚刚还加了个餐,又瞧着陆妈妈现在也并没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对着自己破口大骂或者是拳打脚踢,于是乎,宋玉十分聪明地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这是不是就证明着陆妈妈其实是个非常非常有涵养的人,对吧?

    “你妈真的是个很有涵养的人,她居然能够忍到现在都还没有冲出来扒我的皮,抽我的筋。”,宋玉很是侥幸地说着。

    陆朗对于宋玉这句带着侥幸心理的话表示很无语,对方的脑回路系统究竟是怎么运作的,他实在是搞不清楚,并且,对此他也很是头疼。

    无奈地敲了敲宋玉的脑门,陆朗叹了口气说道:“你脑子里面究竟天马行空的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在这件事情上,到底是有哪一点儿,让你联想到了我妈的涵养问题?”

    宋玉揉了揉自己被弹了的脑门,转了转眼珠子说道:“就我上面说的啊!你想啊,有哪家父母能够接受自己含辛茹苦养了这么大又这么优秀的儿子莫名其妙的就出柜了啊?这事儿换谁的父母身上也肯定是想要吃了对方男人的肉,喝了对方男人的血吧!可是,你妈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在我面前,并且把我给灭了,除了她老人家涵养好,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别的什么理由了。”

    宋玉说的头头是道,一时间,竟让陆朗无法反驳。

    “……”

    瞧着陆朗不说话反驳自己了,宋玉便耷拉着自己的嘴角,一脸焦虑又苦逼地继续说道:“都怪你,你跟你妈说这件事情之前怎么就不先跟我打声招呼呢!?”

    陆朗觉得自己其实挺冤的。两人的计划是在进门前就已经商量好的,奈何宋玉临时起了从长计议的念头。现在,事情没能够重新商量就直接变成了过去式,对于对方完全责怪起了自己,陆朗打心眼里觉得欲哭无泪。但是,现在的他,在心里倒并不是很介意宋玉的责怪,他更在意的是,宋玉对于假装自己另外一半儿的事情居然如此的抗拒,这让他在心里感到十分的不好受。

    “你就这么讨厌当我的另外一半儿?”,陆朗盯着宋玉缓缓地问道。

    而宋玉呢,他还自己一个人独自沉浸在自己的小伙伴抛下了他独自行动的悲痛当中,完全没有防备陆朗突然间就这么问了一句。

    他把自己艰难地从上一个悲痛的泥沼里拔了出来,然后去思考陆朗的这个问题,可是,对于陆朗的这个问题,宋玉感到彻头彻尾的奇怪,于是,他迷迷瞪瞪地说道:“不对啊,你这个问题有毛病呀!这件事情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都谈不上我是不是讨厌当你的另外一半儿啊!咱们现在不是应该在讨论你问什么抛下我自己单独行动的问题吗?”

    谁要关心到底单不单独行动的问题啊!陆朗在心里吐槽着,他目光如炬地看着宋玉,接着自己的话继续说道:“我就问你,你是不是很讨厌做我的另外一半儿。”

    宋玉根本就不明白陆朗心里现在究竟在想着些什么,当然,也就不能理解陆朗这会儿对于那个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