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渣男洗白白最新章节!

    许唯一只顾着自己埋头苦吃,既不看杜衡远的人,也不跟开口跟对方交谈。而一旁被许唯一忽略掉的杜衡远这会儿也不是很清楚对方心里到底在做什么打算,亦或是在想些什么。他总感觉着这次和自己见面的许唯一和以前看起来似乎是在某些地方不太一样了,可是要让他说出对方具体哪一点不一样,他也不能说出个所以然,于是,便和对方一样保持着沉默着,安安静静地吃着自己的早餐,他打算等许唯一先跟自己开口说话,只是,对方看起来并没有打算靠口说话的意思,因为,两个人这顿久违的早餐就进行的异常沉默。

    一顿沉默的早餐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沉默了。两人吃到一半,谁都没有打算先跟对方开口说话。杜衡远心里着急许唯一对于他们现在的气氛无动于衷,再加上,他本身就在心里藏着一些事情,因此看着这些摆在自己面前的精致早餐也就感到兴趣缺缺了,只是吃了没两口就把筷子放了下来,然后,默不作声地盯着许唯一看着。他就不信许唯一能够沉得住气,可以一直保持着这种沉默。

    从小到大,他们两个人生气吵架闹不和,不论究竟谁对谁错,没有哪一次不是对方先跟自己开口道歉的。可是,反观现在,许唯一这个架势,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在跟自己冷战。但是,对方和自己冷战的原因,他就不明白了。难道只是因为自己不喜欢吃蟹粉小笼包而已吗?想到这里,杜衡远除了觉得这个理由很奇葩外,同时也觉得许唯一似乎是真的在某些地方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因为,以前的许唯一根本不会为了这种狗血的芝麻绿豆小事跟自己生气的,当然,前提是这个奇葩的理由真的是许唯一跟自己生气的原因。

    许唯一感受到杜衡远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有感觉到那道目光很是灼人,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仍旧是保持着自己埋头吃小笼包的动作,没有任何变化。没错,他的确是生气了,至于说生气的原因,还就真是杜衡远所想到的那个奇葩理由。

    他有些,不,应该说是十分不高兴杜衡远把那个蟹粉小笼包扔进了碗里,并且还说了不喜欢的话。那种不高兴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十分珍爱的东西被对方当成了垃圾一般对待。只是,对于杜衡远,他是天生的不会发火动脾气,所以,即便是在心里有十二万分的不悦,可到了面儿上,也只不过是用沉默不语对待着对方罢了。而这种看似不痛不痒的生气态度,基本上已经算得上是他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对杜衡远最不好的态度了,话说,即便是当年对方为了逃避他的感情而选择了出国,在那个时候的他,也不曾这般地对待过杜衡远。

    被对方沉默地注视了好一会儿,许唯一也早就没了吃饭的心思,他停下手里的筷子,抬起头来回视着对方。

    杜衡远看着许唯一这会儿也不打算吃饭了,以为对方是要主动跟自己开口说话,心里不免一喜,哪知,对方却根本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停止了进食的动作,并且还回视着自己原本投在对方身上探究的目光,而这种被对方回视的感觉让他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可是,不舒服归不舒服,他却并不想要先于对方开口的打算,因为那样就算是自己认输了。

    于是,这样想着的杜衡远深吸了一口气,继续保持着自己的沉默。不同的是,这会儿的他,投向许唯一的目光不再那么的直勾勾了,而是有一些些的飘忽不定。

    许唯一瞧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杜衡远一会儿把目光投在自己身上,一会儿又转去别的地方,然后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他其实是知道对方心里这会儿大概的想法的。对于自己现在的态度,杜衡远肯定是难以接受的,毕竟说,自己从来没有以这样强硬的态度对待过对方,也就是说,他以前有多纵容杜衡远的脾气,杜衡远现在就对自己这种态度有多大的不能接受。

    他一面保持着沉默,一面在心里冷静地想了想,然后,他觉得两人本来约好出来吃饭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的,结果,现在两人却把这顿早餐的气氛闹得这么的僵硬。自己虽然说不高兴杜衡远刚刚的做法和所说的话,但是,对方又有什么错呢?而自己,也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种理由去要求杜衡远喜欢宋玉喜欢的东西。

    这样想通了之后,许唯一也就在一瞬间便对今天早晨的这件事情释怀了。

    “怎么不吃了?”,他主动开口问道,并且自动地选择了回避那件让两人不愉快的事情。

    “没有胃口了。”,杜衡远倒是难得诚实且不做作了一次,“你刚刚不和我说话,是在跟我生气吗?”,他的语气有些生硬。

    许唯一并不想把话题再次回到两人刚刚冷战的事情上,于是,对于杜衡远这个语气不是很好的话语,他选择性的只听到了前一句,而自动屏蔽了后一句。

    “没有胃口也要多吃一点,早饭很重要。”

    许唯一瞧着餐桌上被吃光了的虾饺,知道那个是杜衡远的最爱,于是,便招呼侍应生过来又点了两笼屉的虾饺。

    眼见着许唯一明明听到了自己的问题却选择性的忽视掉,杜衡远打心眼儿里觉得很气愤,这种不被重视的感觉让他很有危机感。可是,眼瞅着对方在回避着刚刚那件冷战的事情,他也不好再没眼色的继续追问下去,只好心有不甘地说起了别的话题。

    杜衡远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说道:“唯一哥哥,上次在我还在医院里住着的时候,我跟你提过的那个事情,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

    被杜衡远这么一说,许唯一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想起对方似乎的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