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网 www.xiuzhen.info,最快更新渣男洗白白最新章节!

    许唯一自打那日早晨和杜衡远一起吃过一顿他自认为气氛并不算很好的早餐之后,杜衡远就不知怎么的,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打一个电话来和他联络一下感情。

    对于对方的这种想行为,许唯一心里纳闷的很。在他的印象里,杜衡远只有在小的时候才会这么地黏着他,不过,那也只限于自己还没对对方表露自己感情的时候。于是,面对着对方现如今突如其来的热络,他在一时间里还真有些晕头转向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失恋了,所以对方才会坚持每日打电话给自己以作安慰?还是说,小远这些个看似联络感情的电话,其实是因为他想要自己尽快地去帮忙他摆脱王琰?左想想又右想想,最后,许唯一还是觉得后者可能更靠谱一些,或者说更加接近真相点儿。因此,他决定一会儿等杜衡远再打过来电话的时候,就直接跟他说把那件事情办了得了。

    心里这样打定了主意,没过多久,杜衡远的电话就如期而至了。

    许唯一不慌不忙地接起了电话。简单的招呼过后,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小远,你不用再每天一个电话地往我这里打了,如果说,你是想要安慰我的话,那么,我跟你说啊,哥没事儿。至于你拜托我的那件事情,你选个时间,我去帮你办了。”

    电话那头的杜衡远听许唯一这么一说,先是一阵的沉默,但是,没过一会儿便语气温和地回答道:“那明天晚上吧,我约他出来,咱们在‘怡景’用晚餐,顺便把事情给办了。”

    事情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两人就顺便在电话里敲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然后又具体地讨论了一下计划应该如何实施,接着,便挂断了电话,各自就寝了。

    第二天晚上很快就到来了。

    许唯一先去接了杜衡远,两个人昨天晚上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他们商量好一起出现在王琰面前,这样的话,对方会更加相信他们是真的在一起了。

    许唯一坐在车里,见杜衡远有些迟钝地拉开了自己的车门,然后钻进了车里。等对方刚在自己身边坐定,他就不可避免地看到了对方那厚重的黑眼圈,于是,额上不禁直接挂起了三条黑线。

    杜衡远自顾自地系好了安全带之后,见许唯一迟迟没有发动车子,不免疑惑,他侧过头去瞧许唯一在干什么,只见对方这会儿正皱着个眉头看着自己。

    几乎是在一瞬间,杜衡远就明白了许唯一看着自己皱眉的原因,他慌忙地解释道:“那个,我昨夜加班了,所以,所以才会有黑眼圈的!”,这么说完后,他还不忘自己肯定自己的“恩”了一声。

    许唯一听着杜衡远慌乱间漏洞百出的拙劣解释,不禁扶额,他叹了口气道:“你昨晚用的是你卧室的电话和我通的话。”

    谎言在一瞬间被揭穿,杜衡远不免有些丧气地把脑袋耷拉了下来。

    许唯一看着全身都散发着灰色负能量的杜衡远,挑了挑自己的眉毛,然后,他斟酌再三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建议道:“既然这么不舍得,不如再考虑考虑?”

    听了自己的建议,杜衡远仍旧是耷拉着他的脑袋,但是,许唯一觉得自己的建议,对方一定有听进去。只不过,要怎么做,对方可能真的需要安静的思考思考,于是,便默不作声地等待着杜衡远给他一个答复。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儿,半个小时过去了,眼见着时间越发的逼近和王琰约定好的时间,许唯一不免有些着急,可是,耷拉着脑袋的杜衡远却仍然是一副沉默不语且萎靡不振的状态。

    就在许唯一决定要在自己心里查够十个数就出声直截了当地询问结果时,杜衡远终于是抬起了头。

    “走吧,就算再舍不得,他也不应该和我在一起。”

    杜衡远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全是强掩的豁达,许唯一听在自己的耳朵里,心里难受的不行,这一刻,没有谁能比他更明白杜衡远心里的难过,因为,同样不得已的决定,他也对宋玉做过,而那份难以割舍的感情,现在就如同一把染了血却又锋利无比的刀,在一下又一下地剜着他的心,让他痛不欲生。

    他张了张嘴,到底是没能把规劝对方再考虑考虑的话说出口来,因为,即便杜衡远如今的声音里满是不舍与悲伤,可他的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着。

    咽下了嘴里的话,许唯一便发动了车子,两人紧赶慢赶的,总算是在约定好的时间之前到达了餐厅。

    刚一推门进入包间,两人就瞧见了早已等在那里的王琰正坐在房间的沙发里,杜衡远遥遥地瞧着那人,只觉得心里满是伤痛。

    “是你!”,许唯一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

    王琰闻言把注视着杜衡远的目光转到了一旁站着的那人身上,等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后,他也是同样的惊诧。

    杜衡远看着互相惊异的两个人,心里自然明白他们吃惊的原因。许唯一和王琰因为宋玉前段时间的车祸一事而碰过面还打了一架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他那鼻子就是在那次的打架事件中受的伤,只不过,他认识王琰,许唯一是今天才知道的,而他和许唯一是青梅竹马这件事,王琰也是今天第一次知晓罢了。

    相对于杜衡远心里的复杂,许唯一现在的心里就简单直白多了,他瞧着王琰的脸,直接就想起了宋玉被撞伤的腿,心里不免一阵的气火。他侧过头去小声跟杜衡远耳语道:“他就是王琰?你知不知道他丫上次开车撞伤了宋玉的腿!”,说到这里,许唯一的声调自然而然地就升高了些许。

    虽然说许唯一的声音在后面高了些,但是,对于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王琰来说还是不能够听太清楚的。现在,在王琰的眼里,他就只看到了许唯一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